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寒门贵子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何为明主

    安子道一生中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第三次北伐失败,是他遇到过的最大的危险,败军溃散,追兵在后,无人可依,但最终还是化险为夷。

    可这次,他知道,前方已经没有了生路。

    不时有乱兵冲过来,先是三五人,又有十数人,后来竟遇到五十人的小队,虽然这些没有建制的兵卒抵不过五百御刀荡士的奋力一击,可接下来会是百人千人万人,东、西、南三面失守,萧玉树、沈穆之全是知兵的人,岂会留着北门让他从容逃走?

    满眼望去,到处是哭喊的宫女,惊慌的宦者,有些只顾着逃命,还有些夹带着宫中的金银财物,盛世金陵,却已经是国灭时才会有的景象。

    “霜虎!”

    眼看到了显阳殿,安子道甩开林霜虎的手,停下了脚步。林霜虎焦急的道:“主上,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早脱身。来人,背着主上,保持队列……”

    “霜虎,我不走了!”

    安子道坐到显阳殿前的石阶上,苍老的容颜和疲惫的眼神,再没有往昔气吞山河的霸道,此时的他,只是心力交瘁、满盘皆输的失意者。

    “主上!”林霜虎急得差点吐血,刚才和白长绝对那一掌使出了毕生功力,五脏六腑几乎移位,受了严重的内伤,急需觅地静坐治疗。可这会事态紧急,只能强行运功压制住伤势,还生怕安子道发觉担忧,谁想还没出城,他就先放弃了。

    “你不必劝了!就算侥幸逃出台城,萧勋奇也早截断了通往各军的所有道路,与其落入外面那些小儿之手,受尽羞辱,还不如等在这里,让太子取了性命就是!”

    “主上千秋万岁,真龙护体,绝不会为宵小所趁!”

    安子道笑了起来,道:“自古没有万岁,也没有千岁、百岁的天子,我活到今日,已是汉魏诸代帝王里难得的长寿,该知足了!”

    林霜虎屈膝跪地,苦苦哀求,道:“老奴就是死,也要保主上安然无恙。五百御刀荡士随驾,怎么也有一拼之力,主上不可轻言放弃……”

    安子道的目光扫过周围的御刀荡士,年轻的脸上满是视死如归的坚毅,眼神忠贞而无惧,就像多年前初见到他们一样。

    时光溯洄到隆平四年,安子道终于在萧勋奇的帮助下杀掉了四辅国,亲政掌权,感中军和门阀牵连太深,每临危局就摇摆不定,故而仿效羽林旧制,从历次北伐和镇压蛮族的战役里阵亡的将士后代里挑选出身强体健者,经过严苛的军事训练和淘汰机制,最后择优组建成军,战斗力为南朝之冠。

    也正因为御刀荡士坐镇台城,威慑中军和外军,安子道这才彻底坐稳了宝座,轻徭薄赋,革新吏治,开创了中兴盛世。只是今夜,这支为他立下汗马功劳的雄军,终将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可惜!亦可恨!

    嘶的一声,安子道扯下袍摆,咬破食指,如渴骥怒猊,飞快的写好了血诏,然后连同随身携带的传国玉玺一道交给林霜虎,道:“你是二品宗师,独自潜行足以避开叛军耳目。离城之后去荆州找江夏王,要他秉持君父遗命,迎立义阳王为新君,昭告四海,共讨奸贼!”

    林霜虎连连叩头,以二品之能,额头竟磕出了血迹,道:“老奴不敢弃主逃生……”

    “连你也要忤逆我不成?”

    安子道死死抓住林霜虎的肩头,厉声道:“只有你活着把诏书带给休若,太子得位不正的消息才能传遍二十二州,日后征讨,便是以有道伐无道……你留在这,不过陪我共赴黄泉,我死则死矣,还怕孤身上路吗?”

    “走!再作此儿女态,我立即自刎!”

    林霜虎几乎咬碎了牙,佝偻着身子,重重叩了三下,然后将血诏和玉玺放入怀里,转身消失在显阳殿后。

    马蹄阵阵,黑压压的部曲拥着太子和衡阳王出现在殿前的宽阔广场,安子道整了整衣襟,端坐如廷议时,淡然看着太子骑着马,慢慢走上前。

    “麟儿,好手段。连朕最器重的司隶校尉都和你狼狈为奸,父皇这次输的不亏,输的心服口服!”

    这声麟儿真是无限心酸,无限讥嘲,配合极少自称的朕,让人唏嘘不已。安子道对太子自幼宠爱有加,东宫二率未裁撤前甲兵过万,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历朝历代绝无仅有。若不是因北伐意见不一导致两人生了嫌隙,一个想要废太子,一个想要纂帝位,何来今日的父子成仇,兵戎相见?

    “父皇!”

    太子没有下马,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曾经在他心目中比天还要高大威武的父亲,眼神里透着几分难以言述的快意,道:“不是儿臣好手段,而是父皇年老昏聩,只知宠信奸佞、滥杀无辜,如萧校尉这样的肱骨忠臣,自然择明主而栖!”

    萧勋奇站在远处,望着满面尘灰,衣衫破损的安子道,默然无语。

    说两人狼狈为奸其实冤枉了萧勋奇,他和太子之间并没有安子道认为的那么紧密。起初只不过是政治投机,为太子提供点资源便利,做点东宫不方便出面做的黑活,再封锁一些不太正面的消息免得传入皇帝耳中。

    除此之外,两人的交往并不多!

    毕竟是储君,提前赚点印象分,为家族日后的发展结个善缘。但这样的交往必须瞒着安子道,要不然皇帝还没死呢,就急着另找靠山,那是自取灭亡之道。

    直到白贼之乱,萧玉树立不世之功,却功高不赏,反而差点获罪,萧勋奇对安子道彻底失望,开始积极襄助太子。期间太子多次储位动摇,萧勋奇暗地里出了不少力气,间接影响了安子道废储的决心,要不然岂能运气那么好,次次逢凶化吉?

    萧勋奇并不喜太子的为人,甚至有些鄙夷,可若是支持安子道废储,然后去投靠新立的储君,对他和萧氏而言,不算是更好的选择。太子作了二十多年储君,实力雄厚,不是单单废储就能彻底清除他在朝野之间的影响力。等新储君上位,势单力薄,皇帝曾杀了先帝留给他的四个辅国大臣,亲身经历过所谓辅国的掣肘和强势,晚年又猜忌过甚,必然不会让新君重蹈覆车,驾崩之前,肯定要为新君扫平障碍,权力极大的司隶府,不出意外,将是第一个被开刀的对象。

    与其这样等死,还不如搏一搏,太子若有胆子通过非正常途径登基,只能更加倚重萧勋奇为他压制异己,掌控中军,稳定政局,萧氏定当权倾朝野,一举压过袁柳庾三姓,成为楚国皇室之外的最大的门阀。

    这是多少代人的梦想?

    萧勋奇不需要考虑失败的后果,比起成功可能得到的收益,失败的风险完全可以抛之脑后!

    富贵险中求,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也干不成!

    然而今夜发难,从时间上讲,还是太急躁了些。萧勋奇这段时日利用司隶府的特权切断了皇帝的耳目,掩护天师道和沈氏的兵马潜入金陵附近,在他的计划里,最好先探明安子道的病情,若真的痊愈,又执意废太子,那时再反也不迟。

    造反,也有造反的路数,比如给安子道下毒,或者秘密刺杀,逼宫只是下策。谁知巫蛊玉像突然爆发,安子道连夜废黜太子,更奇怪的是,他在接到安子道召见的消息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太子那边却仿佛早有准备,没有通知他就和沈穆之一道举兵围了台城。

    萧勋奇并不知道太子在含章殿前偷偷埋了巫蛊玉像,若是知道,无论如何也要把一干知情人等全部处死。结果就是皇帝匆匆,太子惶惶,在都没有准备好的前提下发生了这场宫廷叛乱,双方死伤惨重,堪称两败俱伤。

    “择明主而栖?”安子道叹了口气,道:“休明,虽然父皇给你起的名里带个明字,可你真的是明主吗?”

    太子这十余年来的委屈浮上心头,双目尽赤,道:“我是你生的,是你教的,也是你看着长大的,我若不明,非我之过,尽皆父罪!”

    安子道愣了愣,苦笑道:“是我之罪!”

    话说到这个地步,再继续对质只能让天下耻笑,衡阳王附耳道:“他是天子,素有威严,若不早诛,恐军心浮动……”

    太子脸色狰狞,拔刀直冲当头,道:“众将士听令,御刀荡士挟持天子,负隅顽抗,凡杀一人者,赏千金,杀十人者,封关内侯!”

    徐佑和清明逃出生天,沿秦淮河顺流而下,至骠骑航上岸隐蔽。原本按照计划,两人要去台城外围瞧瞧战况,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沾点便宜。不过受孙冠此番惊吓,徐佑又暴露了林通的假身份,金陵是绝不能再留了,所以看了眼台城,大火几乎点燃了半边夜幕,立刻悄然南下,准备从长干里过南篱门,再沿着破岗渎的水路至太湖返回钱塘。

    刚过朱雀航,正要混入长干里,徐佑突然停下脚步,在他左侧不远处的小巷子里埋伏有两个人,一人在巷头,一人在巷尾,和清明打了个眼色,纵身飞上右侧的民舍屋顶,寻一角落藏好。

    神照万物,无所遁形,埋伏的这两人虽然修为不低,其中一个还是小宗师,且善于隐匿气息,不在年归海和兰六象之下,却也瞒不过徐佑的道心玄微。

    见了大宗师,如鼠见猫,那是境界上的巨大鸿沟,非功法可以弥补。可大宗师以下,哪怕白长绝在此,徐佑却也有信心至少有一搏之力。

    奇怪的是,当此金陵大乱之际,牵扯到的各方势力几乎把所有的武力都投入了进去,连孙冠和竺道融都亲自下场动手,竟还有小宗师在这里不要脸的蹲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