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85章 哪怕作为你的前夫

    第785章 哪怕作为你的前夫

    “甜甜,你才二十岁,感情的事情不需要那么急,等将来……”看着小丫头难受的样子,陆晨曦的话停顿了一下。

    他心里也不好受。

    但长痛不如短痛。

    甜甜此刻对霍君傲的感觉,应当只是一种小女生的崇拜或者是迷恋,清醒过来,也就没事了。

    “外面的世界很大,等将来,你会遇到更好的男孩子。”

    陆甜甜睫毛轻眨,忍着眼里的泪意,轻轻说话:“也许会出现更好的男孩子,未必是我喜欢的,哥哥,我只知道,我现在喜欢的是他,我心里想着他。”

    陆晨曦拧了拧眉,很耐心地说道:“首先,他年纪比你大许多,其次,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城府极深的男人。甜甜,哥哥认为你和他不合适,我想爸爸妈妈也绝对不会同意你和他在一起。”

    再者,霍君傲对凌念心怀不轨。

    这段时间,他一直派人暗中盯着霍君傲的动向,他果然又和凌念见过面,虽然只是在外面的咖啡店,虽然只有两次,短短个把小时的时间……

    他握紧拳头,眸子愈发暗沉下来。

    陆甜甜的情绪稍有激动:“可是爸爸也比妈妈大许多,爸爸是生意人,那说起来爸爸也很有城府啊,哥哥你也是。”

    “合适……所有人都觉得哥哥和念念姐姐是最合适的一对,然而到头来,你们还不是离婚了。”

    “甜甜!”

    “对,对不起哥哥,我……”陆甜甜吓一跳,立马耷拉着脑袋。

    怎么情急之下就乱说话了。

    她自责,怪自己不该戳哥哥的痛处,她真不是故意的。

    陆晨曦虽然面色微怒,不过语气还是温和的:“总之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哥哥送你去学校。”

    这丫头从来没有顶撞过他,这还是头一回。

    他无奈地笑了笑。

    离开陆甜甜的房间,陆晨曦走到露台抽了几根烟。

    夜色之下,尽是愁容。

    他拿出手机,拨打凌念的电话,但是才响了两声就被摁掉了。

    他知道她是故意不接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他的车停在萧家别墅门前,他下车,却没有去按门铃。

    而是绕到别墅的后面……

    他抬头看了看。

    浴室里,凌念缓缓躺在浴缸里,温暖的水流让她的身体和思绪逐渐缓和下来。

    佣人在外面敲了几下,叹着气,轻声说道:“念念小姐又失眠了吗?我煮了红枣桂圆茶,给您放在房间里。”

    凌念应了一声,继续闭上双眼。

    自从那晚之后……她便开始失眠,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想象他在酒店房间对她做的事情。

    然而那些羞耻到极点的事,她不可能对任何人倾诉,包括最爱她的父母和爷爷。

    怎么说得出口,在离婚之后,在毫无意识的状态下,被迫和前夫发生了关系。

    那个流氓禽兽!

    “哗啦——”

    浴室的移门被打开,凌念依然闭目,只微微侧了侧头:“张婶,我知道了,你把东西放着就行了,我泡完澡会喝的。”

    张婶知道她睡眠不好,所以每晚都会给她熬不同的养身茶水。

    “……”陆晨曦两眼发直,喉结处很慢地动了动。

    想开口,但最后还是闭紧了嘴巴。

    粼粼水光,美得要人窒息……

    又是“哗啦”一声,门被关上。

    凌念叹气,似是微微不悦。

    虽然她把张婶当作家里人,可再怎么说,她这会儿正在洗澡,也不应该直接打开门走进来的。

    也是奇怪,张婶向来是很有规矩的。

    过了很久,凌念才裹着大大的浴袍走出来,松松垮垮的,长发也很乱,散在肩后。

    是在自己的房间,所以不需要顾忌什么,舒服就行。

    她坐在梳妆台前,端起保温碗,浅浅地喝了几口。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目光恍恍惚惚的,发了一会儿呆。

    起身,她走向大床。

    关了房间里的灯,只留下床边一盏暗暗的壁灯。

    她睁着眼,了无睡意,翻过身,安静地趴在枕头上。

    她的身上没有盖被子,浴袍几乎是松开来的,滑落在肩头,看着很慵懒,也让人觉得……没有半点儿生气。

    忽然一抹黑影缓缓覆盖下来——

    陆晨曦的双手撑在枕头两边,低下头,在她肩膀吻了一下。

    他是想替她把衣服拉拉好的。

    可是凌念赫然转过来,伴着一声尖叫,整个人都掉在地毯上!

    “陆晨曦!”

    “这么不小心。”陆晨曦弯腰,把人小心翼翼抱起来,放在床上。

    他是料到她会打他,在她抬起手的时候,他便轻握住她的手腕。

    许久,他都没有说话。

    “放开我!”

    “……”他目光晃了晃,不由得浮现出方才在浴室里,那双纤细白皙的长腿。

    他这大晚上的翻窗进来,偷偷摸摸的,也是发疯了吧!

    片刻,他开口,身子依然覆在她上方:“为什么没有来参加婚礼?你不来,暖暖挺失望的。”

    凌念的手牢牢抓住浴袍领口,不让他看去半分。

    她直截了当地回答:“因为陆晨曦,我不想见到你,一秒钟都不想。”

    至于暖暖,她给暖暖发了信息,也送去了精心准备的礼物。

    就在稍早的时候,暖暖还给她打了电话,她正准备要去度蜜月。

    暖暖理解她。

    出不出席婚礼,不是最重要的,她祝福暖暖,真心希望她和江易幸福。

    望着她恼怒的面容,陆晨曦有一丝无力感:“还在因为那晚酒店的事情,生我的气?”

    他承认,是很卑鄙无耻。

    不过他不后悔。

    就是想睡她。

    凌念瞪着他,连骂他一句,似乎都嫌弃。

    她推了推他,冷冷地说:“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不要再纠缠我。”

    陆晨曦坐在床边,伸手将凌念拉扯到自己腿上,他圈着她,把她禁锢在怀里:“听说霍氏的总裁,在追求你?”

    凌念眼里闪过惊讶,敛眸,她轻声说道:“谁在追求我,也和你没关系,你没有资格过问我的事情。”

    陆晨曦的下颚微微紧绷,理所当然地的语气:“哪怕作为你的前夫,我不允许。”

    “陆晨曦……”

    “凌念,我再说一次,我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