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8章 你想起来了?

    “如果你真的有机会去见这位首领的话,麻烦你到时候带上我。”乔夜明显对这个洪帮也感兴趣。

    “可以啊,只是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顾慕芸耸耸肩,“毕竟按照人家的保密性这么好,要是他们不想露面,我们还真没办法。”

    乔夜眼睛一眯:“我们倒是可以主动出击……”

    “你忘记我刚才说的了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顾慕芸打断了乔夜的话。

    “但是按照你刚才说的,在几十年前他们是和我们有过节的,说不定他们最近的这些响动,就是给我们看的。而且他们势必要往亚洲方向扩张,如果扩张,就不可能不和我们产生冲突!所以我们迟早都要对上的。”

    “那也要师出有名!”顾慕芸走近乔夜,俯下身子,她头发上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传入了乔夜鼻中,让他有些恍惚。

    顾慕芸直视着他漆黑的瞳仁,一字一顿,缓缓道:“乔夜,在我的记忆中,你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乔夜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带得他颈部肌肤都在抽痛,让他忍不住脸部抽搐了一下。

    他只是……

    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

    顾慕芸刚刚说的那些话,对他产生了些许的刺激。

    为什么她可以很清楚洪帮的事情,但是他却不知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是李骁旸告诉我的。”顾慕芸直接解释,“你知道的,他本家在中东,离洪帮那边确实比我们近好多。”

    “甜甜,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乔夜别过了头。

    顿时觉得……

    更加难受了。

    顾慕芸勾了勾唇,没说话,站直了身子。

    “你要去哪里?”一见到顾慕芸要走,乔夜立刻很紧张地问。

    “我去给你倒杯水,你的嘴巴都破皮了。”

    乔夜松了一口气。

    不是要走就好。

    其实昏迷前一秒,他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很多画面。

    有父母,有朋友,有亲人,然而最多的,还是顾慕芸。

    车祸的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但是剧痛唤醒了他的神智,一幕幕景象,像是电影一样在他脑海中不断闪过。

    他和顾慕芸,从小到大,他似乎完完整整想了一遍。

    他们之间居然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记忆,多到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乔夜现在不便,还不好起身喝水,所以顾慕芸拿了个小勺子,喂了他一点点。

    乔夜莫名有些抖,很多水都洒到了他的下巴上。

    “你紧张什么?”顾慕芸有些无语。

    乔夜没回答,但是脸红了。

    “怎么还害羞了?”见到他这个样子,顾慕芸更想打趣他了,“乔夜,你的脸皮竟然这么薄?”

    “我的脸皮一直很薄。”乔夜总算为自己辩白了一句。

    顾慕芸歪着头想了想,好像也是,脸皮一直很厚的是李骁旸。

    “卧槽!”背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叫,将顾慕芸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一碗水直接从她手里翻了出去,洒在了乔夜的被子上。

    顾慕芸转头,看到了嘴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的乔司。

    “我……是不是打扰道你们了?”乔司试探着问。

    “乔叔叔啊,您怎么进来都没个声音的?”顾慕芸不慌不忙地将碗拿起来,然后拿毛巾擦了擦乔司被子上的水。

    “我也没想到能撞到这么劲爆的一幕啊……”乔司挠了挠头,走到乔夜病床前,在他胸口一拍,“小子,还好吗?”

    乔夜眉头一皱,顿时觉得自己仿佛要一口老血喷出来。

    车祸没有给他造成二次伤害,但是他父亲可以。

    “看来没什么事儿嘛,我就说不用担心你,你小子命大得很。”乔司笑嘻嘻地拨弄了一下乔夜的吊针,然后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可以啊小子,这车祸倒是没白出,都有美女给喂水了呢。

    乔夜翻了个白眼,别过头不去看这个无良的父亲。

    “啊,那没事了,人我也看了,我走了。”乔司摆摆手,走到门口忽然又叫顾慕芸,“小甜甜,陪叔叔去吃顿饭?”

    “您不是刚喝了酒吗?”乔司一进来的时候顾慕芸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

    “这个是刚才随便买了一瓶和李骁旸喝了几口,都没下酒菜的,不算。叔叔喝酒肯定是要和你喝的,你说对不对?”

    “也是,乔叔叔大老远过来,我肯定得请乔叔叔吃顿饭。”

    乔司喜笑颜开,十分欠揍地看着乔夜:“你不方便,就好好吃医院的饭菜好了,别太羡慕我们,安心打你的吊针哈!”

    乔夜闭着眼睛,不想再看乔司一眼。

    他严重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那我先走了。”

    听到顾慕芸的声音,乔夜才睁开眼。

    顾慕芸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不然她怎么觉得乔夜望着他的这个眼神,有点儿可怜巴巴的意思呢?

    “那你还会来看我吗?”就连声音都带着乔夜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委屈。

    乔司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卧槽,太肉麻了。

    这小子真是恶心,一点儿都没有遗传他的阳光正直。

    “下午我去一趟*大队处理事情,办完之后就来看你。”

    乔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几分,就连语气也轻快了起来:“好。”

    不知道为什么,顾慕芸有些小小的内疚,总是觉得……

    自己好像是背着乔夜偷偷去吃好吃的一样,不符合他们当初立下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承诺。

    但是……

    承诺不就是用来反悔的吗?

    乔夜看着病房门在自己面前无情地关上,霎时间,安静无比。

    安静到他仿佛可以顶到吊瓶里滴答的声音。

    乔夜抬头,望着上边那几个瓶子,眼前又浮现了刚才顾慕芸给他喂水的模样。

    她离他那么近那么近,近到他仿佛可以看到她脸上短小的绒毛。

    她的神态专注而认真,仿佛在做什么郑重无比的事情一样。

    乔夜觉得……

    他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更近了。

    这么一想,这场车祸,倒是真的没有白出。

    ————

    顾慕芸下午到了*大队表示自己不会和肇事司机产生法律纠纷的时候,*们都惊呆了。

    “请问这是当事人的意思吗?”

    “是的,到时候我会让他签字。”

    “可是……为什么呢?据我了解的他的伤势很严重……”*还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你们私下调解了?”

    不应该啊,受害者的车是数以百万计的豪车,比肇事司机的车名贵出了几十倍有余。贫富差距这么悬殊,应该不好和解才是啊。

    “可能是出于同情心吧,反正我朋友醒来之后告诉我不起诉他们。”顾慕芸显然不打算和他们多说,“所以你们就按照醉驾处理好了,罚款拘留什么的随你们便,不要上升到刑事责任就好。”

    从警局出来之后,顾慕芸再次回到了医院。

    肇事司机的情绪已经平复很多了。

    “我刚刚已经去*大队说过了,他们会按照醉驾处理,结果在你可承受范围内。”顾慕芸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男人,“这是承诺给你的钱,希望你拿了之后也可以和于祥的恩怨一笔勾销。”

    男人接过支票的手还有些颤抖。

    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可以赚这么多的钱。

    “希望你以后可以和你太太好好生活,你太太很好,当然,你也很好,我诚心祝福你们。”

    “谢谢。”这句道谢是司机的老婆说的,她的眼眶很红,看样子又要哭。

    “不必道谢,这是你们应得的,只是这补偿来的太晚了。不过还好,虽迟但到。”顾慕芸勾唇,露出了一个相当和善的微笑,“好人会有好报的,祝你们以后过得好。”

    从司机的病房里出来之后,顾慕芸伸了个懒腰。

    很轻松。

    虽然于祥的事情不是她做的,但是她作为一个旁观者,觉得很沉重。

    对于一对恩爱夫妻来说,横刀夺爱可以算得上是毁天灭地的灾难了。但是好在,他们情比金坚。

    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爱情越来越像是一种快消品的年代,这种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感情,才更加难能可贵。

    所以她愿意倾尽一切力量去守护这份美好的感情。

    只是……

    “你是这次事件中最无辜的人。”顾慕芸一脸悲伤地看着乔夜,“这件事情本来和你一丝关系都没有的。”

    “确实如此,但是没有办法,我生在这个位置,就注定要经历很多我本不必要去经历的事情。”乔夜倒是看的很开,“不光是我,你不也是如此吗?”

    顾慕芸一怔,恍惚了片刻。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乔夜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刚刚说了什么混账话?

    万一让她想起……

    顾慕芸哼笑一声:“你没说错。”

    乔夜看着她了然的神情,顿时心跳加速,就连语气也是局促不安:“你……你……你想起来了?”

    顾慕芸微微闭目,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乔夜顿时觉得所有的血液全都涌入了他的大脑里,使得他像是被千斤巨石砸了脑袋一样,轰轰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