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绣华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立场

    一秒记住【小说2016】或手机输入网站:m.xiaoshuo2016.com 海量好书免费阅读下载

    程家三老太爷对庶子女表现出来的态度,大部分的时候,他还不如程家三老夫人对庶子女有人情味道。

    程可佳陪伴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边,她瞧得出程家三老太爷不是在程家三老夫人面前表现。程家三老太爷是对庶子女没有多少的感情。程可佳在一旁瞧着,她都觉得有些心凉。

    然而程可佳转而想了想,如果程家三老太爷对庶子女们热情,那就要换成她为嫡亲伯叔们感觉到心凉了。

    青正园里的老仆们悄悄话,程家三老太爷私下里对待妾室和庶子女也是非常的随意。

    他们说程家三老太爷最尊重程家三老夫人,他最重视长子程恩德和长孙程方房父子两人。

    至于程可佳因为是孙女,自然大家都不太介意程家三老太爷对她的亲近。

    大家都觉得程家三老太爷是给程家三老夫人面子,才会对养在身边的程可佳这般的亲近。

    程可佳喜欢大家的说法,她的心里也觉得她是占了地利之便。

    她在程家三老太爷夫妻的面前,她自然会比兄弟姐妹多亲近一些祖父祖母。

    青正园相对长风苑来说,青正园实在不大,只有分处东南西北的四处院子。

    程家三老太爷夫妻带着程可佳住在东园里面。

    程可佳的年纪尚小,程家三老夫人舍不得把她分院居住。

    至于程可佳的小叔叔程恩捷,则是因为他不曾到成亲的年纪,他现在居住南边那一处院子。

    程恩捷成亲后,按照程家的规矩,他就会搬出青正园。

    据说,程恩捷婚后的院子,正是森园后面那一处空院子。

    程可佳非常的奇怪,程家这么多的人,却还是余下来的空院子。

    程可佳最奇怪的是,不管是嫡支庶支都有庶子女,那祖辈们的庶子女们又到了哪里去了?

    有关这些秘密,程可佳不敢问,她只知道许多的事情,等到时机到了,她自然是会知道。

    程可佳和小叔叔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地利方便而特别的亲近。

    程恩捷是住在青正园里,可是他在学府的日子比在家里的日子多。

    大雪的天气,学府里放假,程恩捷归家后,他在青正园的日子一样少。

    他很多的时候会去长风苑里,程家大老太爷的书房里去看书学习,他很是用心在功课上面。

    程恩捷在家里的日子,他会早晚给父母请安。

    只是他来的时候,早上,程可佳那时还不曾醒。申时,程可佳又去了森园。

    叔侄两人见面的机会多在长风苑里,程恩捷在书房里看书,程可佳随着程家三老太爷去拜访程家大老太爷。

    两位祖父在一处说话,程可佳只能由程恩捷照顾着看画册。

    程恩捷为人行事少语,程可佳只要拿到一本画册,她一样可以静默的看书。

    卓氏好奇的问过程可佳与程恩捷相处如何?

    程可佳随口与卓氏闲话提起这些事情,卓氏听后越想越有些好笑。

    程恩捷这样的年纪,他是不太耐烦应付不懂事的孩子们,还好他的侄子侄女都算懂事。

    程恩捷是嫡三支最小的嫡子,程恩捷自然是程家三老夫人最为上心的儿子。

    只是程恩捷自会走路后,他便表现出相当的自立精神。

    程家三老夫人有时既欣慰小儿子的自立,有时候又感叹他与她少了许多母子之间的亲近。

    程可佳在青正园如鱼得水,程家三老夫人可以去疼爱孙女,程恩捷觉得母亲的心思不用专注与他,母子暗自都轻舒一口气。

    程恩捷因此对程可佳这个侄女还算不错,他偶尔也会买上一本画本送给程可佳。

    只是程恩捷每每面对程可佳,他最喜欢一脸慎重神色的问程可佳,近来又学会了什么?

    程可佳总要努力的挤一些字眼来应付程恩捷,她的心里面其实明白,这是当叔叔的人,他在努力对侄女表达的友善。

    程可佳对叔伯们的态度是一样的恭敬对待,实在是两个当伯伯的人和一个当叔叔的人,他们都跟程家三老太爷学习得喜欢板正着一张脸。

    下雪的天气叠加起来,自然的灾祸多了起来,程恩赐在家的时间越发的短了起来。

    程家三老夫人对儿子的担心也多了起来,程恩赐早去晚归,母子两人晚上有见面的机会。

    那个时候程可佳是瞧一眼程恩赐后,她立时闭眼就睡熟过去。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恩赐面上的神情,分明是累则快乐的样子。

    程家三老夫人只要见到程恩赐平平安安,便会赶着他快快回森园休息。

    程家三老夫人是非常关心程恩赐的身体,她私下里跟卓氏叮嘱说:“有那个不懂事的贱人,在这个时候来缠着三儿,你与我说。”

    卓氏赶紧跟程家三老夫人表示说:“母亲,三爷一向是扲得清的人,他日日回来在森园里休息。”

    卓氏有身子的事情,她还是悄悄的跟程家三老夫人提了提。

    程家三老夫人听了卓氏的话,她的心里放松许多。

    只是她觉得卓氏对待程恩赐的心太大了一些,她悄悄跟卓氏说:“眼下,三儿要是还跟人歪缠缠,那个人一定不能留。

    你可别心软,那样的人留下来,一定是乱家的祸头。”

    卓氏在程恩赐忙碌之后,她也一样留心起来,如果真有那样的一个女人出现,她为了儿女的平安,她也容不下那样一个人的存在。

    程恩赐白天在外忙,夜里回来后,他已经是筋疲力尽的无心去应付任何的人。

    卓氏这里最让他放心,他每天安睡一夜,第二天早早离家。

    程恩赐的妾们,在久不见到程恩赐的日子里面,她们瞧着卓氏的眼睛都要红透起来。

    卓氏有身孕的消息,也只是隐瞒了外面的人。

    有身孕的妾,她妒忌程恩赐对卓氏的上心。

    无身孕的妾,她觉得卓氏不贤良,她一个嫡妻怀孕的时期,她还把着男人一晚都不肯放手。

    卓氏对妾室那些心眼和她们的各种特意做出来的举止,她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她一个当嫡妻的人,只要程恩赐的立场稳固,她不管几时都不会去跟妾们计较小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