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绣华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放下

    一秒记住【小说2016】或手机输入:wap.xiaoshuo2016.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程家二老夫人瞧着丁氏近来的变化,她很有感触的与妯娌们说,如果当初丁氏有现在的一半懂事识大体,她们大二房不会有这么多烧心事情。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默然,其实时光过去后,大家回想起来,反而能够想起丁氏那时的天真。

    富裕人家娇宠长大的孩子,她带着丰厚的嫁妆嫁进夫家,在一定的程度上面,她嫁进来缓解了嫡二房的经济压力。

    她的任性和张扬,她的明媚阳光,虽说有些不太适合程家的生活气氛,可是她活得自在灿烂。

    那个时节,初婚的夫妻感情不错,程恩奋对待也一心一意过一阵子。

    程家二老夫人那时人前感叹小夫妻感情不错,她人后却不知酸了多少日子。

    可是时光流失,夫婿的深情也只有一时,家里又有一个同样家世富裕的妯娌,妯娌面上会做人,丁氏却跟着渐渐的变了。

    她的任性和她的明媚阳光变成争强好胜,她仿佛身上长了刺一样的向着别人去。

    程家二老夫人感受到丁氏和闻氏嫁进来的好处,她一样体会到两个儿媳妇暗争时,她当婆婆的辛苦。

    程家二老夫人这时候也后悔,当年她不应该心思浮动,她应该多想一想两个儿媳妇的娘家背影不能相冲撞。

    闻氏嫁进后,她比丁氏表现得优雅大气,她给程家人的印象不错。

    丁氏那时节面对这样一个个处处出众的妯娌,想来她的压力不少。

    人,总是会在时光流失后,再想一想当年的人和事情,有时候,会看到美好,有时候,会看到盲点。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些年下来,程家二老夫人总是在妯娌们的面前追悔当年。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曾经都同情过她这个婆婆不好做,她们在私下里都劝过她,儿子们长大了,由他们自行去处理一些家事。

    程家二老夫人嘴上应承着她们,可是她一面对儿媳妇寻上她,她也忘记了这些提醒。

    反而是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旁观者清,她们反而自程家二老夫人的事情上面,警醒着她们对小辈们的态度。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在儿媳妇们先后嫁进来后,她们面对儿媳妇们的有些行事,她们的心里那可能完全的风平浪静。

    只是她们瞧着程家二老夫人在两个儿媳妇之间摇摆来去,两个儿媳妇为了在婆婆面前表现,自然是各显本事,结果妯娌感情由明面和气也成了明面客气。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瞧得明白,她们在与儿媳妇们相处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长子媳妇在家里的地位竖起来。

    她们的长子媳妇都是懂事的人,她们感受到婆婆对她们器重后,她们对待妯娌更加的友好起来。

    嫡长支虽说有家业要分担,只是长幼有序,两个儿媳妇心里明白着互相更加体谅对方。

    嫡三房这里是所有的利益都能够看得见,长子媳妇为人厚道,另外两个儿媳妇也不是看重利益的人。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不用去面对儿媳妇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她们的心情舒畅又安然。

    时光走得快,程家大老夫人留人用餐的时候,程家二老夫人顺势留下来,程家三老夫人则是有事走了。

    程家三老夫人走后,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二老夫人不曾进房里,两人还是闲闲的坐在院子里说话。

    程家二老夫人跟程家大老夫人说:“大嫂,我羡慕你现在的悠闲舒心日子。”

    程家大老夫人笑瞧着她说:“你别去理会两个儿媳妇的事情,你也会与我一样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程家二老夫人叹息着摇头说:“大嫂,你是如何放得下的?我怎么就那般的放下?”

    可惜她说这话的时候,她眼里的神色与她的话还是有些不同。

    程家大老夫人笑瞧着她说:“我年纪大了,大儿媳妇又是一个贤良能干的人,孙媳妇都快要娶进来了,我还顺势享一享儿孙们的福,还要等到何时啊?”

    程家二老夫人想着程家大老夫人的话,她面上有纠结的神色。

    程家大老夫人在一旁瞧得明白,她在心里轻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本人想不明白,旁人说得再多也只是闲言。

    程家大老夫人悠闲的端杯,她示意丫头上前添茶水,又顺带问了问厨房的事情。

    程家二老夫人瞧着她,在丫头走后,她叹息着说:“大嫂,你说我这大半辈子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

    程家大老夫人听她的话笑了,说:“全是自累,儿子们大了,你松不了手,那只能辛苦下去,儿媳妇进门,你松不手,那只能忙。”

    程家二老夫人想一想一样的笑了起来,然后她笑着说:“大嫂,你别说我一人,三弟妹身边带着孙女,她现时是解了她的寂寞,将来却会因为这个孙女而受累。”

    程家大老夫人微微不高兴的瞧着程家二老夫人说:“二弟妹,三弟妹不是那样要依靠孙女释放寂寞的人,她是真心疼爱孙女的人。

    再说她的儿媳妇都是知书达理的人,佳儿又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三弟妹那可能会因此受累。”

    程家二老夫人瞧着程家大老夫人片刻,她叹道:“大嫂,你始终偏心三弟妹,就是她不在场,你说话行事都偏心她。”

    程家大老夫人瞧着她摇头笑了起来,说:“一样的妯娌,那来的偏心。”

    程家二老夫人笑了笑,她眼光遥遥的望一望远处,说:“大嫂,你为何不曾想过要贴身亲自照顾孙儿孙子长大?”

    程家大老夫人略有些奇怪的瞧着她,说:“你今天怎么就转不开这个话圈子?”

    程家二老夫人瞧着程家大老夫人笑着摇头说:“或许是瞧见三弟妹后,想着她现在这般的宠爱着一个孙女,我担心那孩子不值得她的付出。”

    程家大老夫人瞧着程家二老夫人笑了,说:“不管值不值得,那都是三弟妹嫡亲的孙女。

    再说我瞧着佳儿的品性,也不是白眼儿。”

    “亲的?”程家二老夫人嘲讽的笑了,说:“我那三个亲的,如今一心只顾着夫家,何时想过我这个嫡亲的母亲?

    她们只记得当时我对她们庶姐妹的好,却不知道,我对待她们也不曾薄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