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秦皇

章节目录 第198章 事发

    看着这种大好局面, 秦皇甚是头铁地想去南方边疆巡游,但这个想法他才刚刚冒出来,就惨遭爱妻镇压——严江当场就摸了竹筒。(格格党小说网 W w w.g g do w n)

    于是秦皇泰然自若地道接道:“……然中原大灾为重,吾虽想于岭南一观, 却也只能暂缓此行。”

    严江这才冷漠地将手从吹筒上放下去。

    秦皇颇为失望,后来的几日, 偶尔有空, 就在阿江面前对着南方的凝望,那神色中期盼带着失落,甚是能让人体会到他的心里的强烈期盼。

    严江对此只是淡然道:“我可带着陛下前去西南,滇地岭南象地皆可。”

    秦皇立刻阻止了阿江所想, 说东方诸地未游,不必心急。

    真要让阿江一个人浪出去, 他怕是三五年都未必会回宫。

    于是两人各退一部,在南郡走访了一番后, 秦皇便一种北上,准备顺着淮水去到楚地。

    中间路过湘水时,遇到大风,船不能上,生生在河边耽搁了一天。

    秦皇就很气,问严江湘水神是谁?

    严江险些笑场,只说自己从西方过来, 对东边的神不熟。

    于是左右博士立刻禀告秦皇, 说这里的水神是尧的女儿, 舜的妻子,当年舜在苍梧去世,舜的妻子追到这里,也悲泣而死,泪水染得此地竹身尽是斑痕,所以又叫湘妃竹,湘君的祭祠就在湘山之上。

    但秦皇并不为这悲惨的爱情故事感动,他冷漠地听完故事,然后就无情地下发命:征发刑徒,要将这敢阻他行程的湘山全砍秃了。

    严江本来想阻止,但转念一想,这年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树木,既然他开心,就随他吧。

    度过湘水,严江拿自己的小刀随手砍了一根斑竹,削了做成手杖。

    虽然更想做成竹笛,但他和阿政都是音痴,还是算了。

    秦皇则兴致勃勃,每到一地,便要与阿江共赏奇景,每入一城,就和和阿江共听奇乐,还说这是自己以前就做好的决定。

    严江怎么也想不出来这是哪天决定的。

    他们又一起爬了衡山,秦皇在衡山刻了碑,还是长长一串吹捧自己的话,只是加了与卿同游之类的类似于“秦始皇到此一游”的石碑,每次严江看都有一种羞耻感,但秦皇完全感觉不到这些,他觉得碑文写得名副其实,就该让后世的人都知道自己干过什么,才不枉此生。

    严江真是怕了他了。

    湘水之北,他们便到了淮河。

    如今长江一带还是地广人稀之地,淮河流域是如今的六国繁华之地,可惜这次的大灾也波及了这里。

    淮水是楚国旧地,多种水稻,对水要求甚高,水稻产量本就不如麦粟,只是优在一年可收种两季。

    不过,情况有些不对。

    秦皇敏锐地发现,楚地的户口减少的厉害,与初时的统计相比,相差甚远。

    郡守说是战乱与饥荒,导至流民四散,许多户不在。

    但秦皇觉得不只是如此才对。

    流民会跑,但这些年灾荒年年,庶民不可能突然断崖似的减少。

    他于是他问了阿江看法。

    “土地兼并而已。”严江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淡定道,“你钦定家财二十万钱以上就算富户,应迁咸阳后,这些人又不是傻的,当然会将财物尽可能的换成土地,而饥荒素来是土地最好的兼并之法。”

    秦国收的田赋是按土地面积收的,然后人还有人头钱,每年还有大大小小的摇役,庶民基本不可能有余粮,而一但饥荒,庶民们抵抗不得,就得把土地换给豪强得来粮食,然后就成为失地农民。

    秦国法律规定土地不能买卖,只能军功获得,但六国初收,仗量田地都是本地人来做,私下里做些心照不宣的交易,根本查不出来。

    更多的庶民还会主动卖身为仆,在大家族的庇护下,隐瞒丁口,从而还到合理避税的目的。

    秦皇深思良久,又让阿江随他换号出门。

    一人一鸟很快便心里有数。

    于是秦皇大刀阔斧地问罪楚地郡守,对隐瞒人口土地的世族一番操作,流放的流放,挂墙的挂墙,很是杀了一些给猴看,然后不但盘清了土地,还收获了大批粮食。

    然后秦皇很快又下达王命,把财富没到二十万,但土地超过千顷的豪强也加入征迁入咸阳的名额,并且重赏举报隐匿田产者。

    至于这种举报会造成什么样的腥风血雨,铁头赢从不在乎。

    他一路向东,到了彭城,左右博士提起当年大禹治水,铸九鼎镇九州天下,后来九鼎便成国家重器,楚王曾强借九鼎之一,周室衰微之下,怒而将鼎沉于泗水之中,九鼎自此不全,实在是遗憾矣。

    于是秦皇又命人下去捞鼎。

    严江对这飘得不行的大王简直无可奈何,只是硬让他必须给这些捞鼎人工钱,不能让人做白功。

    秦皇自然不会在这小事上纠结,给这些入水人的报酬相当丰厚。

    彭城捞了七八天鼎,当然是一无所获,毕竟都百年前的事情了,鼎就被泥沙掩埋了,怎么可能捞的到?

    秦皇于是失望地继续一路向北。

    他又去齐地的名胜打了个卡,在爬过的罘山又刻了个碑,写和正卿什么时来这玩的,还有自己的文治武功多好,天下人你们都要记得感激啊!另外这碑不是我本人要刻的,是人们感念我的恩德刻成这的。

    严江这时已经佛了,爱刻就刻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随他去吧。

    玩过齐地的琅琊与罘山,秦皇路过临淄,看着戏曲表演在齐国蓬勃发展,于是继续北上,把燕地走了一圈,到了碣石,也就是后世的秦皇岛,然后又刻了一个碑。

    严江已经连碑文都懒得看了,反正都是换汤不换药。

    但他没想到的是,燕地居然又有两个茅氏的方士来见秦皇,自称是羡门之人,提起海中有仙山,求之得长生,为此,他们还拿了一本用乱七八糟的图画书,称这是《录图书》,记有后世谶纬,可预测未来。

    他们说得玄乎奇神,在秦皇面前仔细地分析了燕地的山川地脉,把夏商周的兴亡都扯到国运流失上,国过劲流失的原因是不修德,德又分阴德与阳德,阴德是祖先庇佑,如何能不失祖先庇佑,就要看陛下愿不愿意付出代价了……

    严江忍着笑,的听完他们讲解的录图书,他们分析到最后得出了“亡秦者胡”的结论。

    秦皇则是平静地听完,然后让人把他们丢下海崖。

    两个方式不明所以,吓得魂飞魄散,哀求饶恕。

    秦皇很淡定地道:“两位既是仙人,便应能自救于鱼腹才是。”

    这个要求太高了,两位神仙都说他们做不到。

    秦皇于是冷酷无情地让人把他们推下去了,并且对两人没能施展仙法浮上来表示了失望。

    严江笑他太记仇了。

    秦皇则把这当夸奖收下了。

    碣石已经是非常北方了,在东北还未开垦的时代,秦皇从渔阳向西,准备去北方边境看草原。

    严江觉得阿政要是活在现代,肯定和自己一样是个旅游达人。

    但这个想法太过分了,群臣不敢过于多劝大王,于是纷纷涌到正卿这边曲线救国,万不可以让陛下以重金之躯行险。

    严江想到后世刘邦这匈奴围了七天七夜,还是靠着贿赂人家老婆吹枕头风才逃出来,于是也拒绝了和大王一起策马奔腾在草原的计划,说这太早了,等你灭了匈奴再去也不迟。

    秦皇就很失望。

    其实严江不去,还有一个原因,他得等驿站送来的包裹。

    这次出来的太久,陛下老鼠干已经吃光了。

    相里云那家伙,再不送过来,陛下会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