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男女有别

    第五百九十六章 男女有别

    关灵看着慕王妃,不解的问道:“什么条件?”

    虽然关灵对于慕王妃说的事情不感兴趣,可是她却对慕王妃说的这个条件有些兴趣。

    她很好奇,慕王妃到底会以什么为条件来要挟自己。

    要知道,这妾……已经是最下等的了。

    做慕齐的妾,还要答应慕王妃的条件。

    这不免有些可笑了。

    慕王妃笑了笑,缓缓的动了动自己手腕上镯子:“我虽然对于刘翠鱼做我的儿媳妇也多有不满,这个女人,头脑简单,心思却多!

    而且,没有什么文化,有些粗俗。

    可是,之所以我很痛快的没有为难她,是因为她的腹中怀有我们慕家的骨肉!”

    关灵看着慕王妃,心中有了大概。

    “我想,你也是聪明的姑娘。我不管你与世子妃有什么恩怨和瓜葛,她眼下才是名副其实的世子妃,怀的也是我们齐儿的骨肉。”

    说到这,关灵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你也别笑,我希望你能让齐儿将世子妃放出来,只要你能容得下世子妃,那么我也必将容得下你!”

    慕王妃确确实实是在威胁关灵,关灵也听的明白了。

    “慕王妃,我与刘翠鱼的瓜葛和恩怨,你不管。我又为何要管你儿子和那刘翠鱼的事情?

    我也无须你能容得下我,因为我也不会入我们慕王府的大门!”

    关灵说的明明白白,也毫不掩饰自己对慕王妃的讥讽之味。

    慕王妃的脸色一变。

    这个女人,她也是查了之后才来的。

    她当然也明白,自己的儿子似乎对这个女人的感情很是深厚与特别。

    当然,若不是特别的感情,他又怎么会将自己明媒正娶的世子妃关入地牢?而且她的腹中还怀着他的骨肉!

    慕王妃也清楚慕齐的性格,自然也不敢妄自将刘翠鱼给接出来。

    想来想去,只能过来看看是否从关灵这个女人的身上下手了。

    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踢到一块钢板上。

    看着关灵油盐不进的样子,慕王妃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好,这是你说的,若是你以后有什么痴心妄念,也休怪我不顾念你的脸面。”

    关灵的唇角微微一勾:“王妃这话倒是严重了,我本就没有什么脸面,也无需顾念!”

    慕王妃吃瘪,心里实在是郁烦,可是又无法说出来。

    她站起身,脸色发寒:“齐儿的身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

    说完,甩了袖子向外走去。

    看着慕王妃的背影,关灵抿着唇。

    “灵儿。”

    “姐姐。”

    关灵见是苏鱼,这才由刚才的面无表情变得乖巧了几分。

    苏鱼上前,瞧着慕王妃的背影:“那个是慕王妃?慕世子的娘?”

    关灵点了点头,眼神一闪而过的黯淡。

    苏鱼眼神微微一凛,后低低一笑:“她……是为了刘翠鱼的事情来的吧?”

    关灵略显惊讶,不过还是如实相告。

    “是呀,以答应我给慕齐做妾来交换,让我放过刘翠鱼……呵……刘翠鱼害的我家破人亡,我如何放的过她?”

    苏鱼伸手握住关灵的手,柔声道:“灵儿,你放心,我们都不会放过她的,不过对付这样的人,我想,慕齐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

    关灵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后低低一笑:“这个,谁说得准呢?听说,刘翠鱼昨天在地牢里不舒服,还有大夫去为她诊断!

    这种事情若不是慕齐交代,难不成侍卫们敢自作主张吗?”

    苏鱼点了点头,柔声劝道:“天若放过她,慕齐放过她,你我,也定然不会放过!”

    关灵看向苏鱼,后抿着唇低低一笑:“姐姐,我就说,你我才有最好的默契和想法,我们才是亲姐妹。”

    苏鱼揽住关灵的肩膀,关灵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灵儿,我在慕王府也待得够久了,要去看看瑶儿她们了,否则她们也很是担心。”苏鱼开口,语气有些不舍。

    “姐姐有事儿就去忙,我会乖乖的。”关灵甜甜一笑,看着苏鱼。

    苏鱼揉揉她的头发,一瞬间觉得自己又多了个妹妹,真的很开心。

    “姐姐,我最想要个姐姐了,我就知道我的愿望能成真……”说到这,关灵稍微哽咽了一下:“我将这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就回关府去看看我爹。”

    想到关老爷,苏鱼的心口也有些微微发烫。

    苏鱼想,就算是关灵知道自己的爹爹生不如死的在床上,可是到时候看见,怕是也会崩溃。

    不过这些也都是要经历的事情。

    “灵儿,你要记住,有些事情你我都要面对和经历,以后,我们会更好。要懂得拿起,也要懂得放下。”

    关灵看着苏鱼,眼睛里满是笑意。

    “姐姐,我知道,在你的身边,我永远都快乐的很。”

    苏鱼揉了揉她的发丝,这才起身:“对了,我看白展玉似乎在外面和一个下人吵架?”

    关灵一听,顿时急了就向外跑。

    “灵儿,怎么慌慌张张的!你还有伤在身,就算现在能行动自如了,却也不能这么慌慌张张的!”

    苏鱼拉住关灵,叹了口气:“我去看看,你先不要着急。”

    关灵点了点头,苏鱼已经快步出去了。

    不过苏鱼到的时候,白展玉已经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瞧着白展玉这样子,苏鱼有些好笑:“白公子?”

    白展玉看了一眼苏鱼,半晌低低的开口:“我知道你,你是姐姐!”

    苏鱼点了点头,伸手拽下来白展玉头发上的树叶子。

    “去找灵儿吧,她还在担心你!”

    白展玉立马乖巧一笑,眯着眼睛咧着嘴:“灵儿……灵儿!”

    苏鱼见他身后有土,想要帮他拍拍,却见洛凌先一步挡在自己的面前,顺手拍掉了白展玉身上的土。

    苏鱼:“……”

    白展玉咧嘴,洛凌笑着点头:“好了,你去找灵儿吧!”

    白展玉这才欢快的跑了。

    等他走了,洛凌这才回头看着苏鱼,很是认真道:“白展玉虽然现在智力是个小孩子,可是他却是一个成年人,你知道吗?”

    苏鱼的眼睛蓦然瞪大,很是无语的问道:“你不会是觉得我拍拍土,我们二人就能发生什么吧?”

    洛凌轻咳一声,低声道:“毕竟男女有别,这种事情,鱼儿以后还是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