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妥协

    “鬼灯正宗,你什么意思!”照美冥怒不可遏地大声呵斥道。

    与此同时,鬼灯一系的两名雾忍迅速退了回去。

    楼上,鬼灯族长冷笑连连,又道:“照美家的小姑娘,你们家主都已经签字认罪了。”

    “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说着,他示意性地瞄了一眼旁边的照美族长与干柿族长。

    如今,各个大小家族势力的继承人刚刚掌权,但其内部必定还有许多是前任家主首领的死忠。

    也就是说他手上这批人余威犹在,还能对各大势力造成极大的挟制作用。

    若是再等一段时间,等到这些新上位的家伙站稳脚跟,旧主被淡忘,他手里这批人就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

    因而,他必须趁此机会,将雾隐村这份蛋糕重新分割,从各个势力的盘中抢出一份来。

    让他们鬼灯家吃下最大的一份,为家族的壮大打下基础。

    彻底掌握住整个雾隐村的大势。

    地上,干柿圭一在看了所谓的‘罪状’以后,皱着眉头,低声对旁边的蓝裙女子说道:“这些东西,你认为是真的,还是假的?”

    说着,他挥了挥手中的‘罪状’。

    照美冥听了,咬牙道:“无论是真,还是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鬼灯家想要借此削弱我们,再壮大自己。”

    “倘若我们不答应这些条款,他们必定不会对族长客气。”

    鬼灯家现在做的,就是绑票的勾当。

    听到这话,干柿圭一脸上闪过一抹狠辣之色,低声道:“倘若……倘若家主死了呢?”

    “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给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倾尽一切力量救援各家家主或首领,他们只是因为局势使然,不得不来罢了。

    因为不来,没法对下面的人交代。

    尤其是在他们刚刚接管大权,还没有站稳脚跟的这个时候。

    倘若任由家主或首领落在鬼灯家手上不尽力救援,会寒了底下众人的心,尤其是前任忠心部属的心。

    稍不注意,或许还有被众人推翻,重新打落的风险。

    所以,众临危受命的新任掌权者,必须打好营救的旗帜。

    至少,表面上必须是这样。

    否则,没法服众。

    闻言,照美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

    “鬼灯家若要杀人,昨天就动手了,根本不会留到现在!”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留下活人挟制我们!”

    “倘若真杀个精光,他们不仅没法和我们谈判,雾隐直隶部队那边只怕也会因此彻底陷入混乱没法调动。”

    “到时候,没了顾忌,我们两家联手,只剩鬼灯一家根本抵挡不住!”

    只有活着的诸位高层与势力首脑才对鬼灯家有用,死人只是一具无用的尸体罢了。

    “那你的意思是,要答应这上面的条款了?”干柿圭一试探着问道。

    虽然鬼灯家没有狮子大开口,索要一切,但这份‘罪状’上所记载的各项条约,涉及干柿一族的方方面面,诸如店铺、码头、航运、人事等等。

    粗略估计,至少分去了他们干柿家近三分之一的资源。

    也就是说,一旦答应下来,他们干柿家的势力也会随之缩水一大截。

    而除了他们家外,还有照美一族。

    虽然鬼灯家看起来拿得不多,但这些资源尽归于鬼灯,此消彼长之下,鬼灯很快就能发展成整个雾隐的第一家族。

    届时,照美与干柿联手,也不可能再与鬼灯抗衡。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

    “你敢不给么?”

    照美冥扫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在楼上的照美家主身上,继续道:“我仔细看过了,这上面的签名,确实是我们家主的亲笔。”

    “也就是说,答应这些条款,同样也有我们各家家主的意思。”

    说罢,她示意性地挥了挥手中的‘罪状’。

    随即,干柿圭一再次打开‘罪状’,将目光落在最下面的签名上,又仔细地审核了几番,终于确认那的确是自家族长的笔迹。

    “怎么可能?族长怎么可能看不出鬼灯一族的阴谋,会答应这么无礼的要求!”他不敢置信地说道。

    望着水影大楼上的人影,照美冥叹息道:“他们当然看出来了鬼灯一族的阴谋。”

    “但鬼灯家这些条约,几乎是卡着我们的底线而订。”

    “既能防止激怒我们背水一战,也能最大化的削弱我们壮大自己。”

    “若是再使用一些酷刑或其他手段,族长他们很难不答应这样的条约。”

    “因为他们可以麻痹自己,仅仅这些条约是不会让各个家族立即覆灭的!”

    紧接着,她又回过头来,望着旁边的鲨鱼脸继续道:“别妄想假装不知道,不想履行条约。”

    “一旦被族里的其他人知道你没有执行家主的命令,致使家主在鬼灯的手上遭难,你应该明白那会有什么后果!”

    老家主影响还在,尽管他已经被鬼灯一族抓住,但干柿一族暂时肯定还是以他的号令为主。

    立足未稳的干柿圭一若是拒绝,只怕立时就会被底下的众人废掉。

    听到这样的警告,干柿圭一不由得心头一凛。

    眼下,为了家主,除了暂时妥协,他几乎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战,肯定是不能战的,因为底下的人都不想打,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随即,他大声地向鬼灯族长问道:“你什么时候放人?”

    鬼灯正宗没有回答,反而是饶有兴致地问道:“他们的‘罪状’,你们都看清楚了?”

    照美冥与干柿圭一同样没有回答,只是攥紧了手中的‘罪状’表示默认。

    看出他们的心思,鬼灯正宗哈哈大笑道:“水影大人说了,这些人图谋不轨,本死有余辜!”

    “念在往日的功劳上,免除一死,但仍需在监狱里悔罪思过!”

    闻言,干柿圭一勃然大怒,愤然道:“你逗我们玩儿呢!”

    “到底放,还是不放!”

    楼上,鬼灯正宗轻轻摇头,带着胜利者的微笑道:“干柿一族的小家伙儿,别着急嘛!”

    “水影大人说,让他们在监狱里悔罪三年五载,就能出来了!”

    听到这话,干柿圭一不禁心中窃喜,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彻底掌控整个干柿一族,消除老家主的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