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意欲何为,摔在一起

    他们收到的是飞鹰传书,比一般的消息传的快,就在十天前,赵禩逼宫了,而且成功了,现在的秦国,已经是赵禩的天下。

    不过他没有杀了赵祯,其他人更是一个没动,就是把人软禁起来,把控朝局。

    他掌握着京城内外的兵权,赵祯登基这几个月对他的打压和挤兑一直就没有停过,想尽了办法要夺走他的兵权,可没成功,据说他也一直没在意,任由赵祯打压排挤,自己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次竟然突然就起兵了。

    是突然起兵,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料到,他也没有露出任何端倪,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虽然意外,但是,也不算多意外,聂兰臻是乐见其成的,只是有些担心那里的人:“也不知道赵禩夺权后,会不会对谢家和芳华姑姑不利。”

    “不会的。”楚胤很笃定。

    聂兰臻笑:“你这么确定?”

    楚胤很认真的颔首:“赵禩不是傻子,秦国如今就是一个烂摊子,他这个时候逼宫已经是不智之举,能不能稳住秦国局势都尚未可知,如果他敢对皇后和谢家不利,那就是自寻死路,何况,他还不至于容不下皇后和谢家。”

    聂兰臻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所以,没那么担心了。

    还以为赵禩会登基,可收到消息一个月过去了,秦国那边都没有传来任何赵禩登基的消息,赵祯依旧是皇帝,只是被软禁着,对外抱病,而赵禩以雷霆手段力排众议摄理朝政,引起朝局上下不满,这不,本就动荡混乱的秦国,更乱了。

    他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现在这么做,无异于引火自焚,可他还做了,这个时候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到底意欲何为?

    不管他想做什么,怕是都会冲着他们来……

    相比于秦国的乱象丛生,祁国就显得格外的太平了。

    楚胤和聂兰臻已经在阜都住了半年了,祁国也步入了秋天。

    处于南边,阜都的秋天,天气还是有些热,而这个时候,暨城怕是已经开始冷了。

    楚胤又被傅中齐拉着下棋了,聂兰臻对自家父皇和夫君棋盘拼杀的激烈场面没兴趣,索性懒得理会他们,也不让人跟着,独自一人晃悠悠的在宫里闲逛。

    在这座皇宫里,她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今天宫里有赏菊宴,就在御花园,她们都在那里,还有许多宗室命妇官眷女客和一堆小萝卜头们,聂兰臻不喜欢凑热闹,所以没去,思量了一下,果断去了回生殿,就在冥宸宫旁边,是姬亭的住所。

    不过现在,住的可不止姬亭一个,燕无筹也在不久之前厚着脸皮搬了进去,对外宣称切磋医术……

    聂兰臻当初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只想呵呵,切磋医术?战术还差不多。

    回生殿贼安静,从外面进来,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姬亭从来不喜欢闲杂人等进入他的住所,所以,除了几个固定打扫的小童,不喜欢留人伺候,所以,回生殿格外冷清。

    远远地,就闻到了混杂的药味,有点刺鼻,只是聂兰臻习惯了,就没有在意,悄咪咪的往宫殿门口走去,再悄咪咪的进了里面,入目的是一座有一丈高的炼丹炉,那是姬亭和国师炼药的东西,聂兰臻绕过丹炉,轻车熟路的往左边的药阁去,本来还兴致勃勃的,当走进去,看到里面的一幕时,聂兰臻第一反应瞪圆了眼,第二反应就是倒吸了口气,第三反应……捂眼睛!

    啊啊啊,谁来告诉她,她看到了什么鬼?

    她家舅舅竟然被小师父压在了地上……

    “啊啊啊……我什么都没看见!”聂兰臻直接红着脸跑了。

    躺在一片混乱洒落的药材中的姬亭和燕无筹懵着看她跑了,再对视一眼,眨了眨眼,姬亭才果断爬起来。

    拍了拍衣袍,一张保养得宜的脸顿时气急败坏,踢了一脚正慢吞吞坐起来的燕无筹,怒骂:“姓燕的,老子这一世英名就毁你手里了,你说怎么办!”

    竟然被他的宝贝徒儿看到这么不雅的一幕,虽然也没什么,就是俩人刚才一时兴起打了一架,刚好就造成了刚才的意外,被看到了那引人遐想的一幕……

    简直是……

    燕无筹站起来,理了理刚才打了一场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对姬亭的控诉不以为然:“你想多了,你在臻儿眼里,哪里有什么英名?”

    姬亭:“……”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闭嘴会死?”

    燕无筹默默闭嘴。

    扫了一眼周围的一片乱,姬亭没好气道:“把这里给我收拾干净,不许别人帮忙,我回来看到一点杂乱,跟你没完!”

    说完,一脸气愤的甩袖走了。

    留下燕无筹一脸无奈。

    聂兰臻跑出回生殿后,重重的吐了几口气,摸了一下略有些热的脸颊,有些懊恼。

    哎,她去的真不是时候啊……

    聂兰臻抑郁的叹了口气,抬腿就要往旁边的冥宸宫去,忽然就被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额……小师父?”

    姬亭嗯了一声。

    聂兰臻响起了刚才那一幕,张了张嘴:“你怎么会在这里?”

    姬亭眼皮微抬,瞥着她:“那小悦悦以为为师该在哪里?”

    当然是在……

    姬亭一本正经的解释:“刚才只是我和燕无筹打了一架,不小心摔在一起了。”

    聂兰臻:“……”

    “不信?”

    聂兰臻立刻做出一副乖巧样:“怎么会?小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

    姬亭翻了个白眼,忽悠人!

    聂兰臻一副善解人意状:“不过话说回来,小师父,你俩还是得悠着点,幸好刚才进去看到的是我,要是师伯,估计半条命都气没了。”

    虽然现在默许了他们的事情,可是姬仓还是见不得俩男人凑在一起腻歪,秉承着眼不见为净的态度,燕无筹搬到回生殿后,他已经有些日子没踏足回生殿了。

    提到姬仓,姬亭绷起了脸:“气死了是他活该!”

    啧,气性还不小。

    知道当年的事情后,姬亭对自家兄长,可谓又爱又恨,知道他是为了自己猜插手干预让燕无筹离开,姬亭是理解的,却又不满于他自以为是的做法,这不,自从知道此事后,就没踏足过冥宸宫,姬仓也懒得来,兄弟俩明明就住在隔壁,却已经好些日子没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