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庸人安好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节 庸人,从未有战袍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家里气氛一度变得紧张起来,奶奶连水都没有心情喝,她想让琴婶继续给医院打电话问问进展,还怕那边本来就焦头烂额添乱,几次让打又自己说不用了。

    “奶奶,大娘之前就药物过敏吗?”曹灿灿歪着脑袋问着。

    “不知道。不过,这事儿倒是让我想起来,之前什么时候她好像说了一嘴,哎呀,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是我在这瞎寻思生搬硬套,还是确实如此。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们就保佑你大娘没事儿吧。哦,对了,灿灿,扶我去里屋,我给菩萨上柱香,快快。”奶奶说着就转身往屋子里走。

    “奶奶,好像,好像没听说过半夜上香的吧。能行吗?”曹灿灿试探性地问着,毕竟这种宗教信仰上的问题,她的认知度,也都是听来的一点儿。

    “没事儿,没事儿,菩萨会理解的,这么晚打扰她老人家,她会理解的。”不知道奶奶是自我安慰,还是确有此事,奶奶说的合情合理,曹灿灿也就再没说什么。

    琴婶儿在曹灿灿和奶奶进了卧室之后,依旧站在原地,忽然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便小声说:“沐夕,你睡吧,没事儿,你睡你的。”我摇了摇头。琴婶见我没有困意,也知道这家里出了事儿,这么一搅和,换了谁都没法安生睡觉,便索性再没说什么。

    我见琴婶后退几步,靠在栏杆上,然后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看起来,她应该很难受。我在一旁有过想冲过去帮琴婶揉揉脑袋的想法,但转念又停了。于这个曹家,我还是少说少做的比较好吧。

    大约半个小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琴婶慌忙跑下去,果然是医院打来的,对方说,张静脱离了生命危险,在重症室观察观察,就能转回病房了。琴婶急忙把消息转告给奶奶。奶奶一听,双手合十不停念叨:“哎呀,菩萨显灵了,菩萨显灵了。”

    琴婶这个时候,忽然进屋拿出包,换了衣服,对奶奶说:“母妈,我去医院。我去照顾小静吧,让曹牧回来。他一个大男人,在那不方便,而且,不好。”

    奶奶急忙点头:“嗯嗯,小琴,你等会儿,让司机送你去。”说完,便要打电话。

    “母妈,不用的,我打个车就好的。这么晚了,老刘估计都睡觉了,别折腾他了。”“也好,也好。那你注意安全。你去了,让曹牧抓紧回来。”“嗯。”

    说完,琴婶便出了门。

    琴婶因为本来就瘦,加上那晚灯光很暗,没有月亮,这种昏沉的暗夜颜色更显得琴婶瘦削不堪,从背影上来看,让人心生怜悯。她步伐匆匆,不知是害怕这黑夜的黑,还是着急去挥散父亲落以她心上的阴霾。

    其实,琴婶也并非是真的顾念曹家的声誉和颜面,更不可能单纯地对张静的事情如此上心,她只是想让父亲回来,单纯的想让他回来,仅此而已。

    凌晨时分,院子里驶进来一部车子,开门后,进来的是父亲。奶奶没有睡,见到父亲回来,便问到:“曹牧啊,医院那边怎么样了?大夫说没事了是吗?”

    父亲脸色阴沉,简单回了个嗯,便要上楼。

    “诶,曹牧,你站住,你过来,我看看,你脸怎么了?”奶奶的一句话,倒是让我和曹灿灿也观察起父亲来。

    “哎呀,爸,你脸怎么肿了?好像被人打了的样子?谁打你了?啊?”

    “被打了?”奶奶慌张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向父亲。父亲始终低着头,奶奶越要看,父亲越躲。“曹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去医院了吗?怎么还打架了?”

    “没事儿,遇到个流氓而已。”父亲的回答显然是在敷衍。

    “流氓?爸!深更半夜的,你上哪遇到的流氓?况且,南京治安还没到你说的那么离谱吧!”曹灿灿在一旁激动地说着。确实如此,两点一线,从家到医院,开着车,哪那么凑巧碰上个流氓?更何况父亲体型不小,这流氓见了,也得寻思寻思才对。

    “曹牧!到底怎么回事!快点说!别让我着急!”奶奶显然急了。

    “都说了,遇见个流氓流氓的。”父亲的语气显现出不耐烦甚至是生气。奶奶捂着胸口,大口地喘着气。曹灿灿一见奶奶这般难受,便害怕了,一边扶着奶奶坐上沙发,一边冲着父亲吼到:“爸!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不就得了吗!你看看奶奶都什么样儿了?”

    未等父亲回话,曹家的大门开了,人还未见,声音先到:“我打的。”众人纷纷看向门口,不是别人,正是大爷。

    “曹骐?不是,你这又是因为什么啊?什么事情也不能动手啊?”

    “大爷,你为什么...”曹灿灿话还没有说完,大爷便让刘妈带我和曹灿灿上楼。

    刘妈把我们送上楼之后,便匆匆跑了下去。她应该是怕奶奶气坏了身子吧。

    “你说吧,曹骐,为什么打你弟弟。”

    “为什么?为什么这事儿,您应该问问曹牧!”

    “问我?你喝多了,来医院上来就给我一拳,我哪知道为什么?”父亲激动地说。

    “为什么?哼!张静手术单上,曹牧作为家属签的字,谁签不行,你签什么?为什么是你签?况且,你不知道张静甲硝唑过敏,你可以问啊,你不问,你直接签了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小叔子!那叫手术,是手术就有危险,你这字签的,就是说你能够担待得起我家人的生命安全了?医院躺着的那个,是我媳妇,不是你曹牧的,那是你大嫂!大嫂!你见过谁家嫂子手术,小叔子签字的?啊?”大爷的话声嘶力竭的,我隔着一个楼层,都能感觉那愤怒在话语里所占得比重。

    “问?我问谁?现在你知道那是你媳妇儿了,满世界找你签字找不到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父亲回到。

    “曹骐呀,要是因为这个,我就得替曹牧说两句。你看,上午小静手术,医院等着签字,大家找不到你,曹牧代签,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了,那消炎药是晚上打的,大夫打之前没问问张静,那是医院的责任。我觉得,和曹牧没有关系。不是我袒护他,是我确实觉得,这事儿,曹牧没有责任。”

    “我不是在和他探讨责任的问题,要说医院没有问,这责任我自然找医院就付,妈你知道这幸亏是术后用药出现了问题,要是手术中呢?我儿子他妈,是不是已经没有了?行,ok!上午,我为了给曹牧办事儿,电话接不通,是我的问题,ok,我承认。但我这一巴掌,我就是告诉他,告诉曹牧,让他长点儿记性,他和张静,是过去时,现在,那是我媳妇,曹辰的妈,任何人都可以去签字,就你,就你曹牧不行!”大爷的声音近乎是在吼。

    “曹骐,你喝多了。这样,你们都上楼睡觉,等明天酒醒了再说。上楼,曹牧。”奶奶见大爷情绪激动,便试图分开两个人。

    “你以为我喝多了吗?我没有。我告诉你,妈,如此多年,自从父亲过世,我就后悔娶了张静,不然,曹家断不是今天这样。我打他又如何?你知道我后来从南京调到上海,我主动提调的,为什么吗?因为,所有知道我曹家家底儿的人,都说我弟弟曹牧放不下他大嫂!我呢?父亲走后,家里我是大哥,听到曹牧有事,您一个电话,我是不是放下手头工作,回来给曹牧平事儿?我做大哥,我要有大哥的样子对吗?我做儿子,我要有儿子的样子对吗?我陪笑,陪人情,陪饭局,我还得陪着人家拿我曹家事做文章来奚落我!没人敢当面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妈,你告诉我,是不是我这个大哥,也要忍让弟弟觊觎我媳妇儿呢?我打他怎么了?曹牧天天在您眼皮子底下,他心里有谁没谁,您不知道?”

    我在楼上竖起耳朵听着,听到激动之处便打算伸出脑袋向楼下看,这一看,便看到了我前面的曹灿灿。她回头看了看我,那表情很复杂,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见到我之后,转身进了屋子。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见到大爷拉开外壳展现他的软肋,也是最后一次。不管他怎么强调自己没有喝多,但那些压在心底的话,没有酒精的催动作用,也断断不会放到台面上。

    曹骐在我的眼里,是一个身披铠甲的勇士,百毒不侵。那晚,声嘶力竭地揭开自己不为人知的伤疤之后,未来的日子里,这个英俊潇洒并且能上天入地的大爷,在我心里,从此,也戴上了一顶庸人之帽。

    只不过,大爷的庸,不同于母亲与琴婶。两个女人庸自己人生的难圆之梦,生生将自己固封在自己亲手酿造的泡菜缸里。而大爷呢?如果说,母亲和琴婶的命运让我心疼,那大爷,我只能报以叹息。尽管后来长大之后,听到很多社会上对曹骐的不当评价,但这个男人在我这儿,始终是条汉子。正如他所说,他是曹家的大哥,是年迈母亲的半副拐杖,他不管在社会上有着怎样响当当的称号和地位,在家里,他都是那个必须得隐藏起无助和孤独的那个俄罗斯套娃。

    或许你会问我,大爷可以离婚呀?呵呵,是的。我也这么想过。后来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高情商的男子,如果真的选择离婚,伤害的,岂止是一家人?父亲在大爷与张静婚姻关系仍然存在的时候,都没有放下过这个女人,何况有朝一日张静恢复了单身?

    母亲与琴婶的庸人之心,有着女性特有的孱弱在里面,也有着仁慈,母性,有着一切与爱相通的七情与六欲。大爷的庸,相比她们而言,更多了一份责任和付出。

    后来,我渐渐长大后,品味我生命中路过的这些庸人,不难发现,这些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特性,叫做善良。

    我经常和别人说,如若有缘,你有幸走进了别人的内心,你会发现,没有人活得比谁更容易。

    这个世界,庸人从未拥有兵器和战袍,但他们却始终要比他人,多了一份面对现实的勇气,这个勇气,叫做,生,活。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txt2016.com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