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终局

    边界天边上的红光已经亮成一片,在北境也能将那方看得清清楚楚,那空气中焦糊的味道似乎已经随风蔓延到了此处。

    驭妖台中,林昊青看着远方的红光,眉眼之下一片阴影。

    “为何还没醒?”姬宁的声音从林昊青身后传来,他在长意床边焦急的来回踱步。

    “顺德来得太快了。”林昊青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姬宁蹲下身去,侧着脸看向长意的颈项处。

    在他颈项的地方,细小的白色阵法在银发之间轮转。若不是从姬宁这个角度看去,寻常时候,根本看不见。姬宁轻轻一声叹息:“这阵法何时才能发出光华啊……”

    林昊青亦是沉默。

    “等吧。”

    姬宁转头,目光越过林昊青的身影望向外面红成了一整片的天空:“我们等得到吗?”

    林昊青没有再回答他。

    ……

    纪云禾答应过林昊青,不拼命。

    但她失言了。

    只因顺德如今的模样,她的力量已经超过了他们之前所有的预判。大国师与青鸾,这两人的力量或许一直以来都被人低估了。纪云禾光是为了吸引顺德来到雷火岩浆处而不被她杀掉,便已经用尽了全力。

    及至到了雷火岩浆的雪山边上,纪云禾已被这一路以来的风刃切得浑身皆是伤口。她借着熔岩口外的滚滚浓烟暂时掩盖了自己的身影。

    她以术法疗伤,却恍惚间听到身后脚步一响。

    纪云禾回过头,却见顺德周身附着一层青色光芒,踏破浓烟,向纪云禾走来。

    “本宫还以为,你有何妙计。却是想借助这熔岩之地,克制于本宫?”她轻蔑一笑,“天真。”她抬手,长风一起,径直将这山头上的浓烟吹去。

    风声呼啸间,纪云禾衣袂翻动,发丝乱舞,她与顺德之间,终于连浓烟都没有了。

    十丈之外的熔岩洞口清晰可见。

    两人相对,时间好似又回到那黑暗的国师府牢中。那时候地牢的火把的光芒一如现在的熔岩,将两人的侧脸都映红,宛似血色。纪云禾曾听说,自她被长意救出国师府时候,顺德便开始惧怕火焰,但现在,她没有了这样的惧怕。

    她看着自己的手掌,五指一动。纪云禾没看见,但她能想到,边界之处,定是又起风波。

    她道:“本宫如今,何惧天地之力?”

    纪云禾抹了一把唇角的鲜血,她坐在地上,一边调理内息,一边故作漫不经心的看着顺德,道:“话切莫说太满。天地既可成你,亦可亡你。”

    顺德勾了勾唇角,随即面容陡然一冷,宛如恶鬼之色:“你先担心自己吧。”

    她来之前,早得到了消息,鲛人沉睡,北境上下,唯剩这纪云禾方可与她相斗。杀了纪云禾,她的傀儡大军入侵北境,端了这些逆民,将他们也收入自己麾下。彼时,这天下,便再无可逆她鳞者!

    顺德想到此处,眸中的光华彻底凉了下来,带着些许疯狂的,在手中凝聚了一把青色光华的长剑:“纪云禾,本宫对你的期待,远比现在要高许多。未曾想,你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九尾狐之力,你若拿着无甚用处,便也给本宫罢。”

    话音未落,她忽然出手,顺德的攻势比刚才更快,纪云禾侧身一躲,却未曾躲过,她右肩再添一道渗入骨髓的重伤!

    身后的狐尾化为利剑,趁着顺德的剑尚停留在她身体中的时候,她欲攻顺德心脉,但顺德却反手一挑,径直将纪云禾的整个肩膀削断了去!断臂飞出,落在离雷火熔岩洞口更近的地方。

    鲜血还未淌出便瞬间被灼干,那断臂不片刻也立即被高温烧得枯萎成了一团。

    纪云禾咬牙忍住剧痛,面上一时汗如雨下。她的狐尾未伤到顺德,但舍了一臂却让她得以在此时逃生。

    她断臂之上的鲜血与额上的冷汗滴落土地,登时化为丝丝白烟。

    纪云禾浑身颤抖,但她未曾面露惧色。

    而这一击却让顺德霎时心头一阵畅快舒爽,她咧嘴疯狂一笑:“本欲一刀杀了你。但本宫改主意了。就这样杀了你有什么意思?本宫将你削为人彘,再把你投入那岩浆之中,岂不更好?”

    顺德疯了。

    她的所言所行,无不证实着这句话。

    身体的剧痛让纪云禾无心再与她争口头之胜,她转过头,望向雷火岩浆之处。她又往后退了几步。

    在方才的争斗之中,她离雷火岩浆的洞口越来越近,及至此时,还有三五丈,便能到熔岩边缘。

    顺德一步步向纪云禾靠近。她看着纪云禾苍白的面色,神情更加的愉悦。但她并不全然不知事。她看出了纪云禾移动的方向。手中长剑一划,纪云禾身后忽起一股巨大的风。

    失去一臂的纪云禾根本无法与此力相抗,她被风往前一推,下一瞬!她的脖子便被顺德掐在了手里。

    顺德看着纪云禾的脸,手中长剑变短,化作一只匕首的模样:“你说。”顺德眼中映着熔岩的红光,让她宛如一只从炼狱而来的厉鬼,她说着,手便已经抬了起来,在纪云禾脸上画下了长长的一道疤痕,从太阳穴一直到下颌骨,鲜血流淌,染了她满手,这鲜红的颜色,更让她兴奋起来。

    “本宫是先刺瞎你的眼睛,剜了你的耳朵?还是先将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掉?”

    出人意料的,纪云禾在此时,唇角却掠起了一个弧度。

    她满脸鲜血,身体残缺,濒死之相,而她眸中的神色,还有嘴角的不屑,都在告诉顺德,即便是此刻,她也未曾惧她,更不曾臣服于她。

    “你真可怜。”纪云禾道。

    顺德眼眸之中的满足一瞬间被撕碎了去。

    她神色变得狰狞,五指一紧,她狠狠掐住纪云禾的脖子:“本宫还是先割了你的舌头吧。”

    她抬起了手。

    于此同时,雪山之下,驭妖台中,侧殿内里床榻之上,一道白色的光华蓦地在长意身上一闪。

    那颈项之下,银发间的阵法轮转。

    气息沉浮之间,冰蓝色的眼瞳倏尔睁开。

    而雪山之上,雷火岩浆不知疲惫的翻涌滚动,洞口之中,倏尔发出一声沉闷之响,岩浆迸裂,从洞口之中跳跃而出,裹挟着新的浓烟,铺洒在周围地面。

    一股不属于顺德控制的灼热气浪荡出,温度炽热,让在术法保护之下的顺德都不由眯了一下眼睛。

    而就是这眨眼的一瞬间,时间仿似都被拉长,白光自熔岩之后破空而来,一只冰锥般的长剑从纪云禾耳边擦过,直取顺德咽喉!

    冰锥轻而易举的刺破顺德的术法,在顺德毫无防备之际,一剑穿喉。

    顺德霎时松开手,踉跄后退数,捂着咽喉,面色发青,但鲜血却尽数被喉间冰剑堵住,让她说不出话,甚至也呕不出血来。

    而纪云禾则被一人揽入怀中。

    银发飞散间,纪云禾看着来人,带血的嘴角扬起满满的笑意:“你醒了。”

    冰蓝色的眼瞳,将纪云禾脸上的伤,还有肩上的残缺都看在了眼里。

    长意眼瞳震颤,唇角几乎不受控制的一抖。浑身寒意,几乎更甚此前被冰封之时。

    “我没事。”纪云禾紧紧盯住长意,她尚余的手将他掌心握住,宽慰道,“你知道,我没事。”

    看着纪云禾眼中镇定的神色,长意此时闭了闭眼,方忍住心头万千锥痛。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上已是一片肃杀。他看向顺德。

    面前,红衣公主委顿在地,她喉咙间的冰剑让她剧痛,冰剑不停消融,但却没有化成冰水落在地面,而是不停的顺着顺德的皮肤往外扩张,不片刻,便将顺德的脸与半个身体都裹满了寒霜,哪怕是在这灼热之地,她身上的霜雪,半分未消。

    长意将纪云禾护在身后,他上前两步,看着捂着喉咙不停想要呼吸的顺德。

    他本是大海之中的鲛人,与这人世,毫无干系,但他却因为这个人的私欲,一路坎坷,走到现在。

    及至冰剑完全消融,化作冰霜覆盖满了顺德周身。

    顺德方仰头,嘶哑着嗓音看着长意:“你……不可能……为何……”

    长意根本没有与顺德说任何废话,抬手之间,携带着极寒之气的冰锥再次将顺德穿胸而过,与之前的冰锥一样,它也不停的消融在顺德的身体之间。

    “你没有……如此……之力……”

    顺德身体欲要再起青光,长意眉目更冷,一挥手,在四周灼热干渴之地竟然冒出一股极细的冰针,将顺德四肢穿过,使她根本无法用手结印。

    纪云禾站在长意身后,看着他颈项之处的法阵光华,眸光微微动容。

    “这才是我本来之力。”长意看着全然动弹不得的顺德道。

    “为什么……”顺德极其不甘,看着长意,咬牙切齿,“为什么!”

    “鲛人的沉睡,本就是个局。汝菱,你到底还是看不穿。”这声音自浓烟另一头传来时,顺德霎时便愣住了,她僵硬的转过头,却只见白衣白袍的大国师缓步而来。

    大国师的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即便在这血与火之中,他面色也未改分毫。

    看着大国师,顺德神色更是震惊:“不可能……我将你关起来了,我……”顺德一顿,她在离开京师的时候,算计了所有,却未曾去牢中看上一眼。她笃定,她是那么的笃定,大国师肯定已经废了……

    但他……他竟然来到了北境,他竟然助纪云禾与长意他们……杀她?

    姬宁来北境的时候,便是将大国师一同带来。

    而那时,用过佘尾草的长意本也已经醒了。但来到北境的大国师却与纪云禾、长意、林昊青密议,佘尾草乃极珍贵之物,本可助人重塑经脉,若使用恰当,能使断肢者重获新生。长意被术法反噬,用佘尾草可疏通经脉清楚反噬之力,大国师却又阵法可用佘尾草之力助长意重新连上身体之内所有被斩断的经脉。

    也是那时,纪云禾才知道,鲛人开尾,开的不仅仅是尾,还有他一半的力量。

    佘尾草可让长意重新找回自己的尾巴,重新找回自己的另一半力量。

    而顺德虽然拥有了青鸾与大国师之力,但她自己却没有修行之法,她会不断的消耗身体里的力量,所以她在京城之时,不停的找驭妖师与妖怪,吸取他们身上的功法。

    但是到了这里,无人再给她供给功法了。

    边界的火焰结界对顺德是消耗,她的傀儡大军也是消耗,在雷火岩浆旁,顺德要不停用术法抵御此处的灼热,更是不停的消耗。只要能将顺德在此处拖住足够长的时间,她身体里的力量,总有消耗殆尽之时。

    而天地之力并不会,雷火熔岩,还可再灼烧百年,千年……

    唯一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顺德来得太快了。

    若长意的苏醒再晚片刻,他们的计谋,或许真的就要失败了。

    “为什么你要杀我?”而此时的顺德,在意的却不是纪云禾与长意的计谋,她在意的,是大国师,“你不是要为天下办丧吗?他们都成了我的傀儡,就都死了,你的夙愿啊!我是在助你成你的夙愿啊!”

    大国师看着顺德,终于默了片刻,随即道:“我的夙愿,希望我终结这人世的混乱。”

    他的夙愿,并非为天下人办丧,而是为那一人鸣不平。

    大国师来北境的时候,长意与林昊青却是并不信任他的。当时他也如是对纪云禾他们说。纪云禾选择了相信他。

    因为她曾在国师府与大国师相处过,她也见过宁悉语,她知道这对师徒之间对的纠葛。

    百年恩怨,起于他手,终也将灭于他手。

    她并不能完全确定大国师是否真的愿意助他们,她只是以她见过的人心在赌,而她赌赢了。

    “哈哈……”顺德嘶哑的笑出声来,她动弹不得,连胸腔的震颤也显得那么艰难,她声音难听至极,但她还是不停的笑着,“你们想这样杀了我……但我不会就这样死……”

    她挣扎着,在长意的冰针之中,以撕破自己血肉筋骨为代价,她抬起头来,血红的眼睛盯着纪云禾,“我不会这样死,我功法仍在,我仍有改天之力,我身亡而神不亡,我会化为风,散与空中,我会杀遍我遇到的每一个人。你们抓不住风也再抓不住我。”

    她说着,发丝慢慢化作层层青色光华,在空中消散。

    青色光华飘飘绕绕,向天际而去。

    “你要是想救人,可以……”她盯着纪云禾,“你与我同为半人半妖,你可将我拉入你的身体之中,跳入雷火岩浆之中。”她诡谲的笑着,“我这一生的悲剧因你与这鲛人而始,你们,你!若想救天下人,那你就与我同归于尽吧……”

    她身形消散,越发的快。

    纪云禾却是一笑:“好啊。”

    她望了长意一眼,往前行了几步,走到顺德面前蹲下。

    “那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她说着,断了一只手的她神色并不惧怕,她身后的长意竟然也未曾阻拦,顺德尚未消失的眉目倏尔一沉。

    纪云禾却已经用尚存的左手搭在了顺德的头上。纪云禾身后九条黑色的尾巴将空中飘散的那些青色光华尽数揽住。

    “为什么?”顺德惊愕的盯着纪云禾,“为什么!?”

    “因为,你这般做,我们也早就料到了。”

    顺德猛地盯向一旁的大国师:“不……”

    但一切都晚了!大国师手中掐诀,纪云禾脚下金色光华一闪而过,光华的线连着雷火岩浆旁边的泥土。

    在灰烬尘埃之下,纪云禾前几日在那方画下的阵法陡然亮起。

    这个阵法顺德记得,她曾在国师府翻阅禁书时看到,这是驭妖谷……十方阵的阵法!是大国师当年封印了青鸾百余年的阵法!

    这个阵法虽未有驭妖谷那般巨大,也没有十个驭妖师献祭,但若只是要将她困在其中,也是绰绰有余!

    “为什么?”顺德混乱的看着面前的纪云禾,又看向她身后平静的长意,“为什么?你也会死!为什么?你笑什么!”

    顺德身体之中青色的光华不停的被纪云禾吸入体内,巨大的力量让纪云禾面色也渐渐变得痛苦,但她嘴角还是挂着浅浅的微笑。

    十方阵光华大作,大国师身体也渐渐泛起了光华。

    “师父!”顺德看向另一边的大国师,“师父!汝菱做的都是为了你啊……”

    十方阵必须要人献祭,他看着渐渐消失在纪云禾身体之中的顺德,神色不为所动。金光漫上他的身体,大国师甚至未再看顺德一眼,他仰头,望向高高的天际。

    浓烟之后,蓝天白云,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正适时清风一过,他闭上眼。献祭十方阵的大国师,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神情,是微带浅笑。

    万事不过清风过,一切尘埃,都将归虚无。

    大国师的身影消失,十方阵终成,纪云禾也将哀嚎不已的顺德尽数吸入身体之中。

    她站起身来,隔着金光十方阵,看向外面的长意。

    长意静静凝视着她。

    “待会儿,一起吃顿好的。”纪云禾道。

    十方阵外的长意点点头。

    纪云禾对长意摆了摆手,纵身一跃,跳入了雷火熔岩之中。

    翻滚的岩浆霎时将纪云禾的身影吞噬。

    饶是通晓一切因果,及至此刻,长意还是蓦地心头一痛。

    雷火熔岩之中,纪云禾身影消解,青色的光华再次从里面闪出,但十方阵宛如一个巨大的盖子,将所有的声音与气息都罩在其中。

    长意在旁边守着,直至熔岩之中再入任何声息,他在十方阵上,又加固了一层冰霜阵法。

    随后身形一隐没,眨眼之间,再回驭妖台。

    身边,姬宁急急追上前来想要询问情况,林昊青在一旁目光紧紧的追随着他。而他只是马不停蹄的往驭妖台的侧殿之后的内殿赶去。

    推开殿门,他脚步太急,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

    旁边的姬宁愣住,还待要追问,林昊青却将他拉住。

    长意脚步不停,一直往内里走去,穿过层层纱幔,终于看见纱幔之中,黑色阵法之上,一个人影缓缓坐起。

    长意撩开纱幔走入其中。

    完好无损的纪云禾倏尔一抬头,看向他。

    四目相接,长意跪下身来,将纪云禾揽入怀中。

    纪云禾一怔,随后五指也穿过长意的长发,将他轻轻抱住:“你不是知道的吗,那只是切了一半的内丹做出的我。”

    “我知道。”

    他知道,在他们与大国师谋划这一切的时候,林昊青提出了顺德身体消亡之后,恐力量难消之事,林昊青当即便有了这个提议。

    他曾用纪云禾的内丹做了一个“阿纪”出来,现在要再切她一半内丹,做“半个”纪云禾出来,也并非难事。

    长意在知道这一切之后,才陷入了沉睡,让佘尾草去缝补自己体内的经脉。

    但是在清醒之后,看到那样的纪云禾,他还是忍不住陷入了恐慌之中,看着她跳入雷火岩浆,他依旧忍不住惊慌,害怕……直至现在,将她抱在怀里,实实在在的触碰到她,与她说话,嗅她的味道,他方才能稍安片刻。

    “长意。”纪云禾抱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沉着道,“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边界的顺德的万千傀儡尽数化作了飞灰,清风恢复了自己的秩序,将他们带走。

    阵前的驭妖师和妖怪们破开了隔阂,抱在一起欢呼雀跃。

    洛锦桑的伤被军医稳定了下来。

    一切,都结束了。

    林昊青与姬宁接到急急赶回的妖怪传来的消息,边界的战事停歇,他们在这样的态势下,活了下来,所有人正准备回到北境。

    长意此时方才将纪云禾放开:“走吧。”他看着纪云禾,“你方才说的,我们先去吃顿好的。”

    纪云禾笑笑:“我这躺久了,腿还有些软,不如,你背我吧。”

    长意没有二话,蹲下身来,将纪云禾背了起来。

    姬宁想要阻拦:“外面都是人……”

    “不怕看。”长意说着,便将纪云禾背了出去。

    一迈出殿门,外面皆是欢呼雀跃的声音,沉闷的北境,从来未曾入现在这边雀跃过。

    长意与纪云禾嘴角都不由挂上了微笑,正适时,清风一过,天正蓝,云白如雪。

    ……

    长意将北境尊主的位置撂下,丢给了空明。

    正适时洛锦桑的伤好了一大半,但还是下不了床,空明整日里一边要照顾洛锦桑,一边要忙北境的事务,本就两头跑得快昏过去,长意却忽然撩了挑子,说忙够了,要出去玩。

    随后带着纪云禾就走了。半点没考虑他的心情。

    这把空明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好在现在北境的事情,忙是忙,却忙得不糟心。

    长意便也是看出这一条,才敢甩手离开。

    纪云禾曾经总梦想这仗剑走天涯,现在,长意便带着她去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他们从北方走到了南方,终于见到了大海。

    正适时,夕阳西下。

    “大尾巴鱼。”纪云禾看着一层一层的浪,倏尔看向长意,“你找回了自己本来的力量,那是不是意味着,你的尾巴……”

    他们一路走来,长意都没有提过这事,他的力量虽然回来了,但他并没有去印证自己的尾巴是不是回来了,他刻意避过这件事,只怕万一没有,自己失落便罢,万一惹纪云禾失落,他是万万不愿。

    但纪云禾此时倏尔提到此事。他默了片刻。

    “试试。”他道。随即将自己的外衣褪下,放在了纪云禾身侧。

    纪云禾巴巴的看着他:“裤子得脱吧?”

    长意默了片刻,看看左右。

    左右无人,除了纪云禾。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这两条腿长久了……忽然要脱裤子,那可是……

    “我先去海里。”他说着转身,慢慢走入了大海之中。

    海浪翻涌,渐渐吞没他的身影。

    纪云禾带着些许期待与紧张,跟着走到了海边,海浪一层层推在沙滩上,浸湿了纪云禾的裙摆。

    近处的海浪不停,远方的海面也不停的荡着波浪,一切与平时并无两样,长意好似就此消失在了大海里一样,再无讯息。

    纪云禾站在岸边,夕阳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忽然之间,远处一声破水之声。

    纪云禾眼瞳倏尔睁大,一条巨大的蓝色鱼尾从在海面仰起。

    鳞片映着波光,将纪云禾漆黑的眼瞳也染亮。

    她唇角微微一动。

    从未觉得海浪如此温暖,海风也吹得这般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