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7章 你的光头没起到作用啊

    “不太好吧,死人的东西还是别看了。”

    板仓创赶忙摆着手对亚子说道。

    “难道他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毛利大叔也觉着不对,眯了眯眼,对亚子说道:“麻烦甘利小姐去拿一趟了。”

    光佑笑着看着那俩货,心里也是一阵发笑,人家本来都没想这方面然后他们俩自己上去问一哈。

    这不送人头么?

    “这两个好像有问题。”

    小哀对身旁的光佑说道:“这两个人的智商好像不怎么高。”

    “是啊,这头秃的一点用都没有。”

    酒见佑三的脑门在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光芒,那是一种智障的光芒。

    柯南朝光佑靠了靠:“你能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么?”

    “凶手是女的,但那俩男的也不是好东西,如果你想知道的更多也可以。”

    “不用了。”

    光佑还没说完,柯南就打断了他,“案件自己破才有意思,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

    “那最后一个消息,注意球。”

    光佑说完这些之后就不说了,柯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过了一会之后,亚子带着录像带回到了客厅。

    其中一个录像带里的内容是昨晚亚子几人做巧克力时的画面。

    画面放到一半突然就消失了。

    毛利大叔拍了拍电视,抱怨道:“什么电视啊,这时候怎么突然闹别扭了。”

    电视上有一个球形的娃娃,被毛利大叔就一拍就掉了下来。

    还没掉在地上就被三郎叼了起来,然后自顾自的在地上玩着这个娃娃。

    柯南见状,眼睛一亮:“球?”

    “谁说我这电视烂了。”

    千代子背着手看着电视,眼中满是回忆:“这可是我那口子跟玲子太太在一开始就买回来的宝贝。”

    “玲子太太?”

    “就是我那口子的第一任老婆,我是听他说玲子太太在十二年前生了场病就死了。”

    说完之后,千代子就拿起了三郎正在玩着的球,对它说道:“三郎啊,你现在应该回笼子了哦。”

    三郎也没有身为二哈的那种调皮,被拿走了玩具也不叫,乖乖的跟在千代子身后。

    光佑看的也很意动,他原本不想养宠物的原因就是太麻烦,他也生怕自己养了之后嫌麻烦然后不管宠物。

    这种行为在光佑的眼里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毕竟是你主动要养它。

    所以光佑原本想养宠物的时候想着如果有一只可以自己找东西吃,自己上厕所,不怪叫的宠物那也不错,偶尔还能吸一吸。

    “以后养狗可以花时间好好训练一下。”

    光佑还记得之前小哀想养宠物的事情,等组织的事情结束他就可以去买一只小狗。

    把小狗从小养到大的感觉应该还是挺不错的。

    训练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来比较好,虽然麻烦,但是那种成就感也是相当棒的。

    “你在想什么?”

    小哀看着正处于思考之中的光佑,疑惑的问道。

    “我在想以后我们养什么宠物。”

    “我想养一只狗。”

    “不对,一只猫。”

    “那就两个都养吧。”

    小孩子才选择,光佑选择全都要。

    前世许多人喜欢吸猫,光佑也想体验一哈那种做铲屎官的感觉。

    看完了录像带,酒见佑三跟板仓创松了口气。

    “我说小姐啊,我们看完了这第四卷带子就没了吧?”

    亚子点头:“是啊,就这几个带子贴了昨天的标签。”

    “好了,现在这卷带子只剩下一点点,我也要来尝试我第一次做的巧克力了。”

    两人谈话的时候录像带看上去也播完了。

    看完录像带的时候,去洗照片的实果也拿着照片回到了客厅。

    其余的照片挺正常的,但其中一张照片上有好几个黑点。

    讨论了一下之后,几人纷纷认为黑点是血迹。

    每一次毛利大叔几人讨论出来的事情柯南都要怀疑一下。

    不过每一次都是对的。

    或许,这就是主角光环吧。

    “小哀,要不巧克力先让我吃一口吧。”

    光佑笑嘻嘻的对着小哀说道,他不是很喜欢吃巧克力,但还是要看谁送的。

    小哀似乎早有预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已经用锡箔纸包装好的自制巧克力。

    “这个是失败品,拿去吃吧。”

    光佑一点都不在意,笑着接过巧克力,小心翼翼的剥开包装。

    方形的巧克力并不大,一口的事情。

    巧克力是刚做好的,味道很好。

    “很甜。”

    “失败品,糖放多了。”

    小哀轻飘飘的回答道。

    光佑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具体是什么情况他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

    “哦,对了,我在碰到你们之前曾经在森林里看到一个可疑的家伙。”

    “他戴了一顶黑色针织帽,块头似乎还很大哦,我还以为是熊,差点就开枪了。”

    板仓创似乎想起了什么,坏笑着说出了这些。

    联系着之前的说的鬼怪传说,小兰跟园子都有些害怕。

    柯南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不过光佑深知他想太偏了。

    “那个,请问一下,你在森林里看见的人长什么样你知道么?”

    小兰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赶忙问道,“因为我觉得那个人或许是我们认识的。”

    “这倒没有,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男的,他带着护目镜跟围巾,实在看不清长相。”

    小兰得到了回应显得有一些失望。

    实果似乎想起了什么,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就朝门口走去。

    亚子赶忙抱住了她,劝道:“不行啊,外面风雪那么大,出去很不安全的。”

    “不行,夏也还在森林里等着我,我得去接他!”

    “他已经死了!他已经在四年前的那场雪崩里死了!”

    实果低下了头,捂面痛哭。

    摇了摇头,面对这种场景,谁也不能说些什么。

    柯南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听见四年前的雪崩,他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现在发生的案子肯定与四年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有联系。

    如果光佑知道柯南心里想的,他也肯定想不通,这俩事情任谁想都不会联系在一起,可柯南就这么联系到了一起。

    亚子介绍着刚才提及的夏也,以及四年前的那场雪崩。

    提起了这些之后,酒见佑三跟板仓创都写着放松着俩字儿,说着说着就想把凶手推到那个森林里从来没见过面的人。

    看着他俩的举动,光佑也是觉着他们的脑子觉得有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