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纺织厂整顿

    李子媛散漫的踢了踢脚边的碎石“那你女儿”

    “你是不是也说我心狠,不愿意带走女儿。”看着沉默的李子媛,丁香咬了咬嘴唇“我回家说要合离的时候,家里人第一反应是,马上再找个人家嫁了。就这样,我怎么敢要我女儿。陈家做再多不好的事,对外面仍旧是一片光鲜。她们要面子,只要我女儿是陈家的姑娘,她不会过的太差的。”

    物质上能满足,心理上呢?世事无两全,有些话不如不说。

    李子媛道“有什么事,只管来找我。如果不方便,找桃子也是一样。”

    丁香点点头,转身预备离开。

    “丁香。”

    “”

    “生辰快乐。”

    丁香顿住笑了笑,眼泪止不住的流。深吸一口气,头也没回的走了。

    是啊,今天是阿媛的生辰,也是她的生辰。本来两个人就是因为这个才特别要好的。

    女孩子的情谊总是出于简单的理由。

    “姐,她对你那样,你还堆她那么好。”

    “吓我一跳。偷听人讲话是对的嘛?”

    桃子扁扁嘴“你们在大路上讲话,又没避着人,我怎么算偷听呢。姐,她不是抢了你的未婚夫么?”

    “你也觉得她的错很大吗?”

    “当然啊。”

    “那你为什么还说自己喜欢小侯爷。”

    “那能一样吗?”

    李子媛坐到台阶上,怕拍地,让桃子一起坐下。

    “我和陈越当时只是定亲,确实存在非常多的可能。丁香和陈越在一起,对我来说,除了丁香的背叛,更多的是对陈越的失望和愤怒。他比我们大,经的事多。因为丁香叔叔是举人的缘故诱骗着丁香喜欢他,嫁给他,最后还始乱终弃。玩弄两个女孩子的感情,他才是最可恶的人。”

    “你说这么多,就是叫我不要喜欢小侯爷咯?小侯爷才不是陈越那样的人呢。”

    “那要你那么说,丁香是坏人。你想成为丁香咯?”

    “不一样啊。小侯爷没有说喜欢我,只是我喜欢小侯爷而已。”

    “算了,不跟你说这些。吃完饭去通知纺织厂所有管事,明天开会。”

    次日纺织厂几大管事齐聚,李子媛在外面转了一圈才姗姗来迟。

    纺线部门管事、织布部门管事、染布部门管事、成衣部门管事互相面面相觑,不知道因为什么情况聚在一起,几人都有些忐忑。

    李子媛罕见的穿了官服,异常郑重。

    “几位请坐。”

    几位管事的等了半天没有听到第二句话,织布部门管事小心问道“不知道李女官今天召集我们所谓何事?”

    “我想先问问,几位身为每个部门的管事,最近可有遇到什么问题?”

    底下一片静默。李子媛笑道“那我再问一问,几位做事,有没有秉承着纺织厂刻在大门口的格言进行?公平公正公开,是只是看看而已吗?不只是对已经成为员工的工人们这样,对于那些信任纺织厂的人站在厂门口的人也是一样。”

    “李女官指的是哪方面?”

    “方方面面。我听说,有外乡女孩子过来即便是条件更符合,你们也会选择自己更熟悉的相邻?还有,丁香的绣活在我看来已经比成衣厂很多绣娘都要专业了,为什么不招进来?因为你们认为和我有过节?今天能因为和我有过节拒绝丁香,明天会不会因为某个人和我的亲戚有过节就给她穿小鞋,后天是不是就是你们自己了?你们自己看的顺眼的就好好提携对待,不喜欢的一点机会都不给么。”

    四位管事冷汗直下,心跳不断的加速。

    好不容易得到的饭碗,她们几个老娘们原先在家里地位多低啊。自从当上管事后不管是家里还是厂里,人人都要给面子的。

    更别提,好安排家里亲戚进厂里做事了。公公婆婆亲戚路转的恨不得都捧着她们。

    “从下个月开始,我会单独成立人事部门,具体人选到时候等通知。另外,成立督查信箱,对举报信息进行监督调查。”

    给一个大棒子,就该给一个甜枣了。

    “另外,因为厂里业绩突出,厂房新增中,大家都辛苦了。年底厂里会拿出一部分收入作为奖金发下去。管事们做的好自然拿的银子多。能力不行,不能遵守厂区规定的会有更能干的人顶替。”

    说完李子媛就去厂区门口设立监查信箱了。留下的管事长呼一口气。

    “我原以为李女官很好说话,没想到严肃起来这么吓人。”

    “总觉得李女官说的话又像是清楚了又像是没清楚。你们说她会不会有别的什么意思啊?”

    接触不到钱财,谈不上贪污。但是厂区是优先十八岁以下女子进场做工的,有些个亲戚里是嫂子想要进来,塞些个银钱也是有可能。

    有时候自家亲戚做事不行,帮着描补以下。

    “不行。我现在就叫我家小姑子回家里去。她手笨脚笨的,都废了两块布了。”

    “我得回家一趟。”

    四人散去之后,都去忙活。李子媛正好看一看门口的铺面。

    纺织厂都用青砖砌了围墙,墙上插着锋利的竹子。永安公主把一些无家可归的老兵都派了过来,住在厂区附近,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巡逻,安全方面绝对没有问题。

    有巡逻的老兵认识李子媛,上来问好。

    “李医官好啊,今儿过来转转?”

    李子媛对这个称呼感到讶异,问道“您是?”

    “前几年在西北,您救过我呢。可能您救的人太多了,没什么印象。不过我能活下来,都说是烧了高香。搁以前,我这么重的伤,肯定回不来了。”

    “您贵姓?现在身体还好吧?”

    “免贵姓张。自理没什么问题,但是肯定不能上战场了。幸而永安公主殿下给我们这些个伤兵都安排了退路,如今每天有饭吃有酒喝,再娶个媳妇就圆满了。呸呸,在李医官面前说什么呢。”

    “有你们在战场保家卫国才有我们后方的平安,你们的付出才是最大的。张大哥,我家就住在东城,要有什么事,比如说保个媒的,只管找我。”

    “那我可就当真啦!”

    “咱们谁跟谁,一块战场上真刀真枪见过的。”

    “行,您先忙。我巡逻去了。”

    “好,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