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狗皮膏药一样的找事

    顾江自然也明白了这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行了,交流会基本上就开始了。这群鬼子谁也不服谁,交流会也没什么流程,就是一大票怪物一起在那儿聊天或者过过招。”马青丘又解释了几句,最后还叮嘱了一番顾江,“咱们先过去吧,华夏方面只来了我们俩,等下过去之后会有很多人过来找茬的,记着,下手狠点不用留情。”

    “好嘞,这哪儿用你说?”顾江笑了笑,便款款朝着大厅里走去。

    “哦我亲爱的马兄弟,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好久了。”两人一走进大厅里,一名身高近两米的白人就极为热情地走了过来,拍了拍马青丘的肩膀,热情地说道。

    “乔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顾江。”马青丘也是很有能力的二代,当即就用极其流利的英文回应道。

    “你好。”顾江对着那两米高的汉子微微一笑。

    “你好顾先生。”乔治也是有礼地一回应。虽然他们这次是来找茬的,但是原本各自都是些高层人物,该有的礼节还是会有的。

    “顾先生?马先生啊,原来我眼拙,这位顾先生看上去十分单薄,你为什么会带着他来参加这次交流会呢?”大伙一看到马青丘来了,场面就变得热闹了。当即,又是一名黑人走了过来,斜眼看着顾江说道。

    一边说,还一边炫耀似的晃了晃身子,似乎是在显摆他连衣服都要盖不住的强壮肌肉。

    来自教廷的一名骑士,常年锻炼身体,所有的实力都体现在他极强的身体素质上。

    “我们华夏一直是很低调的国度,我们不太喜欢惹眼的东西。而且华夏有一句老话,浓缩才是精华,老祖宗们可是一直很排斥那些假大空的东西。”顾江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似笑非笑地回应着这名黑人。

    “哦?是吗?”那黑人神色一垮,语气直接变得冰冷起来,“我叫尤斯塔斯·温彻斯特,是教廷一名圆桌骑士,不知道顾先生是什么人?”说着,尤斯塔斯还示威性地对顾江伸出了右手。

    “我?一个高中生。”顾江笑了笑,伸手握住了尤斯塔斯伸过来的手。

    教廷的骑士身体素质都很强,就比如眼前的这位尤斯塔斯,圆桌骑士差不多就是练气期的修士。但是他们不会使用什么能力,只有单纯的身体。明明是练气阶段的实力,但是就这个力量,恐怕一大票后天级别的修士也比不上他。

    尤斯塔斯握住了顾江伸过来的手,不屑地一笑。瘦弱的华夏人,竟然敢跟自己堂堂圆桌骑士较量力气。这次是在华夏,收敛一点,就捏碎他一只手就行了。这么想着,尤斯塔斯的右手骤然发力,紧紧地捏住了顾江的手。

    顾江仍旧是一脸微笑看着尤斯塔斯,什么话也没说。

    尤斯塔斯愕然,自己明明已经用上了六成的力气,但是面前的顾江居然面不改色。而且尤斯塔斯也发现,顾江的手无比坚硬,在他的巨力下几乎是丝毫不动。

    当即,尤斯塔斯又开始发力了。然而顾江的神色始终没有发生变化,心一急,尤斯塔斯又开始继续增加手上的力道。

    七成……

    八成……

    十成……

    尤斯塔斯额上已经开始微微冒汗了,但是顾江却丝毫不为其所动,仍然是一脸笑意地看着尤斯塔斯。

    “得劲!”马青丘看着面前的两人,顾江一脸风轻云淡,尤斯塔斯已经开始冒起了冷汗,当即就明白顾江已经占了上风,心里就叫了一声好。

    顾江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道,其实也有些微微吃惊。不得不说这名骑士的力量确实很大,明明只是最基础的圆桌骑士,但是手掌的抓握力却达到了将近五百公斤。这就差不多是华夏所说的千斤之力。

    如果是一般的练气修士,那这一个照面还真得被他直接捏碎手掌。

    不过顾江心里也有些不快,明明只是为了找点面子,他们却打算上来就捏碎自己的手骨?真当华夏的年轻人好欺负吗?

    于是,顾江也面带微笑地开口了。

    “打好招呼了吗?该我了。”话音刚落,顾江的手掌突然爆发出了接近一吨的力量,狠狠地捏碎了尤斯塔斯的手骨。

    “啊!”突然爆发的力量直接将尤斯塔斯的手骨捏成了无数块,在剧烈的疼痛下,尤斯塔斯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跪在了顾江面前。

    “啊对不起,我刚刚没控制住,实在对不起!”见到尤斯塔斯跪下,顾江连忙装出了一副歉意的样子,亲切地扶起了尤斯塔斯的身躯。

    尤斯塔斯咬着牙,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狠狠地瞪了顾江一眼,什么话也不说直接转身走人。

    “厉害了我的江。”看到尤斯塔斯直接给跪了,马青丘就是眼前一亮。

    “小事情,这只是杂鱼,上不了什么台面。”顾江不屑地看了一眼尤斯塔斯离去的背影,说道。真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衅。

    尤斯塔斯的惨叫直接引起了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都朝着顾江的方向看了过来。但是基本上的人都没有直接过来,而是采取了观望的措施。

    大厅里摆了许多张类似于酒吧散台一样的桌子,桌面比较高,不用椅子,人们就直接站着品尝桌上的美食。桌上的食物有中式、西式、日料甚至与烤肉都有,这是为了服务来自四面八方不同国家的客人而设置的。

    顾江和马青丘来到了一张桌子前,上面摆放了些许薄皮的小笼包。

    顾江见了眼睛一直,就夹起了一个,放入嘴中细细品尝。小笼包当属越乡的最美味,而顾江就是越乡人,家里父母也有家小笼包的店面,所以这对顾江充满了吸引力。

    这小笼包手艺尚且不谈,但是在材料上用的都是顶尖的猪肉和面粉,味道比市面上卖的不知道要好吃多少,一时间,顾江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吞了进去。

    “嘿嘿嘿,顾江,不错吧。”马青丘见到顾江的样子,嘿嘿笑道,“杭城小笼包闻名全国,但是谁不知道其实都是越乡人在做啊?其实我老爹也是越乡人,也爱吃这个。说来奇怪,杭城这么多顶尖厨子,就是做不出越乡人做的味道。为了搞定今天会场里的小笼包,我可是专门去越乡找的师傅啊,还是你小姑呢。”

    “我小姑?”顾江一愣。前些年小姑一家子去了鲁东轻岛做小笼包,生意还不错,一年能挣个五十万上下。这段时间家里头老人住院了,正好也快过年了,两人就元旦回了越乡,但是没想到,怎么就被马青丘找过来了?

    “是啊,越乡人的手艺实在是厉害,最普通的食材都能做出堪比星级厨师的美味,我直接花一百万请了你小姑来做今晚的小笼包,用的还是最好的材料,这味道就是不一样。”说着,马青丘还往嘴里塞了一个。

    顾江笑了笑,没说什么。这马青丘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在给自己亲属一点福利啊。做一晚上小笼包能赶得上以往做两年,对于小姑一家来说也是一笔横财吧。

    “华夏不都是自诩文明古国吗?马先生,顾先生,怎么今天看起来,华夏并没有像听说的那样注意呢?仅仅是一次晚宴而已,怎么吃相跟个下层人一样?”就在这时,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

    来的是一个西方人,鹰国皇室继承人,水系的法师爱德华。

    “没办法,咱就一俗人,抢了别人家东西挂在自己客厅里,一边沾沾自喜说自己品味高雅一边又歧视物主说人家野蛮,这种事咱可做不出来。”顾江耸了耸肩,往嘴里又塞了一个小笼包,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爱德华闻言,心中也是一怒。顾江说的什么他还是知道的,说的就是近代的几次侵华事件,鹰国可是抢了不少华夏的宝物和艺术品啊。

    爱德华又无法反驳。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强盗,这没得洗啊。

    但是爱德华又咽不下这口气,手中还拿着一杯红酒,心里突然跳出来了一个想法。

    他假意上前走了一步,但是又故意装作自己失足的样子,身体往前倾,手中的红酒直接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马青丘身上泼去。

    马青丘这次来的时候特的选了十分拉风的白色西装,花了他不小的价钱。只是这红酒就要泼在上面了,马青丘这一来损失的不仅仅是钱,还有众目睽睽下身上被泼了红酒,那狼狈的样子会给他折损了不少的面子。

    但是顾江斜眼一撇,冷笑一声。

    连果实能力都没发动,体内真气微微流动,擒龙功便被他以一根手指施展了出来。无形的劲力直接包裹着那一团红酒。手指往爱德华轻轻一挑,一团红酒突然违反物理规则一般,直接泼在了爱德华身上。

    “哗!”爱德华稳住了身子,内心就是一惊。

    怎么可能,自己刚刚明明已经给控制住红酒了,自己是水系法师,就这点红酒自己动动念头就能控制,怎么现在突然就脱离自己的控制力?不仅没泼到马青丘,反倒是泼了自己一身。